盗墓笔记中的秦岭神树的特殊能力该怎么解释?

2020天猫双十一主会场

秦岭神树篇的目的

很多人质疑南派三叔写这一章纯粹是为了凑字数,我不信这种说法。

一来,盗墓笔记第一部《七星鲁王宫》第二部《怒海潜沙》的出版已经给南派带来了巨大的美誉度关注度以及随之而来的金钱,二来,这个时候点南派三叔刚刚把盗墓笔记这个惊天迷局拉开一角帷幕,正是下笔如有神的时候,为什么要另起炉灶写一个毫不相干的新故事?于情于理,都不合常识,如果你说南派疯了不正常,那我没话说。

最重要的一点,《秦岭神树》被编辑誉为盗墓系列里文笔最赞、结构最完整的一部,作家凑字数的例子也不少,最被大众熟悉的古龙就没少写凑字数的作品,这也是他作品质量相当不稳定的原因,《浣花洗剑录》《萧十一郎》开头精彩万分,结尾处莫名其妙。要说才情天赋,古龙一定碾压南派三叔,所以《秦岭神树》一定不是南派的敷衍之作,相反是精心构思的佳作。

盗墓笔记中的秦岭神树的特殊能力该怎么解释?

秦岭神树

南派三叔在一次采访中说秦岭神树中,吴邪唯一一次脱离铁三角团队独自作案,是为了增加菜鸟吴邪的经验值和战斗值。

这个道理你们怎么看?杀鸡焉用宰牛刀,一个曾经为了研究怎么讲故事好看,把金庸作品拆解到最后一层结构往里面填料的文青南派三叔要是这般写长篇小说,早晚累死。从盗墓写了8本都让人欲罢不能来看,南派显然具有强大的笔控和节奏感,例如下围棋要有个边界,在界限内黑白棋子博弈才好看,没有总的故事架构,单个突起的情节只能如散沙一般在读者脑海里有个短暂停留。作家里有这个毛病的人不少,比如温瑞安《四大名捕》系列,十几个故事泥沙俱下而没有统一的条线贯穿,《碎梦刀》《逆水寒》这样的佳作给主角换个名字也不见得违和。其实《鬼吹灯》也是这个毛病,看到第四部读者就审美疲劳了,古墓里的种种奇景、沙漠大海上天入地都给写绝了。南派三叔的聪明之处还在于巧妙将一个“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这样的伦理大戏披上盗墓+长生的吸睛关键词,自然可以突破盗墓类型小说的限制。

《秦岭神树》结局老痒的物化人物化出了第三个老痒和年轻时候的老痒妈,还告诉吴邪他也拥有了这种能力。难道《秦岭》篇在盗墓系列中的作用是为了解释青铜可以赋予人物质化的能力(把潜意识变为事实),所谓终极所谓长生其实是复制另一个自我再杀死本我?

先说结论:所谓物质化,只是一个针对吴邪的骗局。如果青铜神树真有此神力,那么老痒还做什么牢啊,物质化出一个自己出去不就得了。同样,吴邪也并未拥有物质化的能力,不然怎么没把他朝思暮想的张起灵从青铜门后物化出来?

要判断一个男人是不是真的爱你,不要看他说了什么,而是看他做了什么。同样,想揣测作者意图,不要只看他告诉了你什么,更要看他没告诉你什么。

先来复盘一下事情经过,看看作者说了什么。

老痒出狱以一对六角青铜铃铛耳环成功勾起吴邪好奇心,二人来到秦岭倒斗。老痒自述骗吴邪前来倒斗的原因是希望借助青铜神力和吴邪干净的思维(真是天然无邪啊)来物质化出老痒死去的母亲。而无邪在墓中亲眼见到的老痒物质化出香烟、信号灯的举动、以及携带老痒身份证的白骨尸体,还有当事人老痒讲述的自我物质化经过,最邪乎的是,回到家中无邪收到了老痒的来信,照片上老痒母亲很年轻,但脸上透漏出一丝妖异气息。靠,别说吴邪药相信了青铜物质化神力,连我都差点信了。

然而,同一片叶子不会出现在两个枝头上,排除所有不可能剩下的再不可思议也是可能。我们再来看看作者未说明的部分。

发表评论,文明发言,遵守法律法规一律通过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