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8星级高干病房里的穷奢极欲

2020天猫双十一主会场

《人民的名义》曝光高干病房里的惊人秘密!特供干部病房成“权力变现”的副产品?来源:南方人物周刊摘要近日热播的反腐大戏《人民的名义》讽刺特需医疗严重浪费医疗资源问题:一位老干部在高干病房一住18年!在近日热播的反腐大戏《人民的名义》的中,汉东省反贪局局长陈海的父亲——老检察长陈岩石,把房子卖了,钱捐了住进了养老院,而拒绝了省委副书记高育良让他们搬进机关医院高干病房养老的好意。陈岩石的老伴说,你看看人家建设厅老厅长,在高干病房,一住就是18年……陈岩石则气愤地表示,不像话!现在医疗资源多紧张啊,他好,一个老干部一住十八年!太过分了吧!

曝光8星级高干病房里的穷奢极欲

曝光8星级高干病房里的穷奢极欲

要知道,这部大尺度的反腐戏可是由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立项的!据说不少故事都是有现实原型的。可见一些老干部把医院特需病房当家住并非戏说,而是有着较为丰富的现实基础。

曝光8星级高干病房里的穷奢极欲

近日,有网友在微博上曝出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新建的干部病房大楼,装修豪华堪称“穷奢极欲的八星级干部病房”。多张照片在网上曝光后,网友纷纷诘问:如此豪华病房为谁而建?老百姓看不起病,吉大一院建的干部病房却如此豪华,白求恩如果在世情何以堪?这到底是酒店还是病房?奢华干部病房令世人震惊,也引发人们对特权医疗的关注。

退休后享受正厅级待遇的老干部魏裕民说:“我不这么看,谈不上豪华,很实用。这是为了养病的需要。”魏在该干部病房投入使用的第二天,就住进633病房。他坦承,“都是老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都是年龄比较大的,家庭条件也都非常好,如果医院太差,就不利于养病。”魏裕民说,“如果病房比家里条件还差,那还来医院干吗?”

尽管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新干部病房投入使用只有几天时间,但早已人满为患。“部分是从老病房直接转过来的,还有部分是刚进来的。”一名护士说,“现在,已没有单间了。”这名护士说,过来住的老干部一般都是二级保健离休人员,都是长住。

记者调查得知的数据是,这些老干部的医疗费用不低。以住在619房间、享受副厅级待遇的老干部梁锐为例,其在10月8日入院,截止到21日晚6时许,他的医疗费用约为13094元,平均下来每天的费用接近千元。然而,接受记者采访的几位厅级以上老干部,几乎都不知道他们住的病房一天多少钱。他们只知道,这个费用几乎不用自己出。“不知道多少钱,我们不用掏钱的。”梁锐的回答具有代表性。梁锐称,只有在使用到丙类药物时,自己才会掏一部分钱。丙类药品一般为保健品、新出的药品还有高档药,根据国家医保政策不予报销。“如果需要用到丙类药,医生会提前通知我。”因此,只要不是丙类药物,医院一般都会选择最好的药品给老干部治疗。

一位知情者说,“反正不用他们自己(老干部)掏钱,而对医院来说,药品越好,赚的也就越多。”接受采访的几位老干部均表示,他们一年住院两次,一般一次在半个月左右。如此算来,这样的医疗费用普通家庭确实难以承受。但对于老干部来说,这笔钱完全不用个人负担。豪华病房的主要目标客户是看病报销的高级干部们。

据调查发现,江苏、北京、河南、武汉、山东等地,早已存在诸多的豪华病房。如武汉同济医院的高干VIP病房,每晚费用达1000元。以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为例,其前身为白求恩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该院的干部病房建于1985年,当时是吉林省惟一指定“承担全省及中央直属单位在长春机构副厅(局)级以上领导干部的医疗保健工作,固定服务对象2000人”。在这种情况下,医院并不担心干部群体的流失。“没其他地方可去,排着队也得进这医院。”

发表评论,文明发言,遵守法律法规一律通过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