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届首富黄光裕归来

黄光裕归来的国美

如今的国美,确实没落了。

当年,阿里喊出新零售时,京东有无界零售,苏宁推智慧零售,唯独国美没有属于自己的论述,只能跟着阿里后头喊新零售。

同时,阿里、京东、苏宁都打造了自己的主场购物节,唯独国美没有。

事实上,90后、95后等年轻用户,买家电往往青睐京东或苏宁,国美对他们来说显得尤为陌生,因为其线上存在感低到可以忽略不计,而在线下门店,又鲜少出现在他们的记忆之中。

而据财报显示,国美2020年上半年营收190.75亿元,净亏损26.23亿元。

同时财报显示,时至今日,国美仍是那个线下收入占比超8成的零售商。

不得不说,颇有一股日薄西山的凄凉感。

而财报发布当天,国美联合拼多多,开展为期两天的“超级品牌日”大促活动,并大肆宣传,可并未引起市场多大反响。

进入2020的国美,几次大动作都跟社交电商有关。

2020年4月,拼多多宣布将认购国美发行的2亿美元可转债,5月28日,京东又宣布战略投资国美零售,以1亿美元认购国美发行的境外可转债。

通过联姻,国美获得了更多的线上流量入口。对于国美而言,拼多多的流量扶持与补贴政策,直接会带动国美线上业务的盘子。

根据双方合作的条款显示,拼多多会向国美注入消费趋势性大数据、平台流量等优势数字零售资源,双方还将在市场推广等方面展开积极合作。

而对于拼多多而言,国美的加持一方面缓和了拼多多品牌数量过少的压力,加之国美旗下安迅物流将接入拼多多平台,为该平台商家在大件物流、仓配一体化、安装交付等环节提供定向服务。

只是目前,黄光裕仍然以49.12%的持股比例,位列国美第一大股东,作为曾经的王者,黄光裕能够向拼多多做出多少“妥协”,尚未可知。

同年9月,国美宣布进入“家·生活”第二阶段,核心是构建以线上平台为主,线上/线下双平台+自营/第三方外部供应链所组成的“社交+商务+分享”的生态圈。

进入2021年,国美又大刀阔斧的推出“真快乐”APP,只是,国美真的快乐么?

2021年1月21日,国美零售战略发布会在北京举行,引人注目的是原百度搜索公司总裁,现任国美在线CEO的向海龙,出席发布会,并详解了未来国美零售新定位、新进展和新前景。

向海龙表示,平台化、供应链和娱乐化是国美零售2021年三大经营重点,要真正实现让商家“娱乐卖”,用户“娱乐买”、“分享乐”。

但先不论社交电商是否为国美的“解药”,就其发展来看,依然困难重重:在过去的电商战争中,国美的存量用户资产已经消失殆尽,弃用“国美”品牌代表其转型态度坚决,但必然面临更多挑战。

除此之外,“真快乐”产品能力的专业性,同样面临质疑。

在“真快乐”App中,国美率先试水了真人视频导购陪逛功能,并在多个位置进行引流。

但真人视频服务效率低,相比于文字和电话的成本更高,且难以标准化服务体验。

以京东4000万月活为例,若全部切换为视频真人客服,其团队规模必然难以承担。

据了解,目前国内通过视频进行客户服务的行业不多。即便是在金融等高毛利领域,视频服务都只是小范围开展。

在低毛利高周转的零售行业采用高成本低效率的视频客服,这与互联网的高效率零售逻辑必然相悖。

而国美问题的根本在于,国美后来的衰退,不是因为黄光裕的离开,而是互联网迭代太快,即便现在来看,跟上的只是少数,而这跟上的少数,大多成长为中国互联网令人意外的关键变量:拥有独创性、颠覆性技术,以及难以复制的商业模式。

据不完全统计,2010年到2020年十年间,有超过36家互联网公司,最新市值逾30亿美元,而成立于2015年的拼多多,截止2021年2月17日,最新市值2484亿美元。

而这36家企业的商业模式,可以追溯的共同点是基于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才是奠定这十年黄金年代的根本。

由此可见,国美究竟错过了什么:在黄光裕的高光年代,拼多多创始人黄铮还在国美做柜员。

如今,黄金十年已经过去了,但基于5G的兴起,人们有理由相信:未来十年,仍是又一个黄金十年。

而黄光裕的选择是什么呢?留给黄光裕的机会,又有多少?

(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文明发言,遵守法律法规一律通过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