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电子厂 真的太难了

继库珀电子之后,眼下市场又传来两家知名电子厂停业的消息,不知又有多少打工人失业,面临重新找工作。对于大大小小的供应商企业来说,电子厂停业,追款的日子可能看不到头了。

芯片分销市场上,有朋友在爱高电业的定金还没退回,从4月拖到9月,苦不堪言。随着近期部分电子厂一家家停业,对于上游庞大数量的供应商们来说,一幕幕“定金事件”正在上演。正如此前库珀停业,流传的一张欠款接龙截图显示,至少几十家库珀的供应商们在接龙追款,金额少则几十万多则上百万。

先不论追回停业厂商的货款有多棘手,光是电子厂们挣扎与倒下的现状,已经在产业链中形成蝴蝶效应,一损俱损。老牌电子厂为何一个个停业?如今的电子厂面临什么样的困境?对电子产业链又有哪些影响?

01 、电子厂停业、放无薪假

这几天接连传出国际知名消费电子产品生产商爱高电业和小家电代工、香港电器大王威利马(富龙)的停业通告,一段中国电子制造时期尘封的记忆被打开,引得不少人的感慨与心酸。这与稻盛和夫、戈尔巴乔夫去世同时出现在近期的话题里,虽然隔着不同国度,不免让人感叹一个时代的终结。

爱高电业的停业通告表示,近年来转型新产品投入巨大,又恰逢新冠疫情爆发至今,对以出口型为主的公司影响极大,公司已连续多年出现严重亏损,难以为继,最终决定正式停业;威利马(富龙)的停业通告表示,威利马已无新订单业务处于停产状态,公司过去几年也一直在亏损,拟提前解散公司。

东莞爱高隶属于大型港资上市公司爱高集团,作为集团旗下重要的生产工厂,爱高东莞公司于1986年在东莞厚街镇标志旁建厂投产。1992年,爱高集团就在港交所成功上市,乘着中国经济的东风,到2004年时,爱高集团拥有46条生产线;2006年时,爱高的营收高达60亿元,东莞厂的员工多达上万人。对此有不少工厂人表示,当年想进爱高工厂并不容易,有时得靠关系才能进。

2013年开始,爱高投资触控面板、进军笔记本电脑市场的转型却遭遇“滑铁卢”,2017年开始,爱高集团陷入连年的亏损危机,2017年集团营收的17亿港元跌至2022年上半年的4亿港元,而2021年的流动资金仅剩余几千万,企查查资料显示,东莞爱高2021年底参保人数仅为585人。

威利马电器制造(深圳)有限公司成立于1989年,由电熨斗、电风筒起家,此后发展至各类小型家用电器,产品远销美国、德国、英国等全球50多个国家。在威利马的鼎盛时期,受雇员工约2000多名,十多条产线同时运行,单是电熨斗每日便可生产20000多台,年产量约1000万件。

而近一年的情况已经不容乐观,据媒体报道,最近一年威利马仅保留了一条产线进行生产,为节约人工成本,即使在需要赶工时,也只愿意请临时工,不再招正式工。

此前,TWS耳机厂库珀电子也正式停业,如今几家老牌电子厂的停业引发众人哗然、感慨唏嘘:就连大厂也到了扛不住的那天。也有看似扎心实则现实的评论:“谁同情谁去买,已经没多少人用他们的产品”。

这些大厂在昔日都有过鼎盛时期,但现实是残酷的,如今新旧更替,电子厂能做到现在已经是“奇迹”,如威利马的产品替代性强,据悉早10年其小家电已经被国内品牌打败,实际上已经没有多少市场,靠代工继续撑了一年又一年。

以上电子代工厂都有相似的困境,重资产、被动生产、转型难。电子厂生产设备、产线的投入和运维都需要一笔不小的成本开销,在生产上主要接收来自品牌或平台的订单,开设自有品牌会同客户存在竞争风险,而在技术研发方面往往也不占优势。若是出口为主,还容易受到这几年疫情的影响。

除了停业的电子厂,厂商们纷纷放无薪假在这个时期也尤为常见,如面板大厂群创在修库存的基础上提倡生产一线员工“做四休三”,而放假到过年的工厂今年也有不少,无单可接、无单可做,不少企业将今年的目标调整为“活着”。龙头企业也感受到“寒气”,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表示:“2023年甚至到2025年,一定要把活下来作为最主要的纲领,有质量的活下来。”

02 、“这届电子厂也太难了”

对于外贸出口为主的工厂来说,疫情、通货膨胀等的影响更为明显,各种全球“黑天鹅事件”让外贸相关企业“动不动丢订单”,风险向上游制造业转移。全球疫情持续,通货膨胀、俄乌冲突,给跨境电商的订单、资金带来了压力。

如今跨境电商遇冷,裁员、破产风波不断。亿恩网数据显示,在2022年前3个月里,约1000家跨境电商停业。7月,20年老牌音频产品代工厂库珀停业,最直接的原因便是跨境电商大卖泽宝拖欠了公司货款。而爱高电业(东莞)在停业通告中称,疫情对以出口型为主的公司影响极大。

此外,去年4月左右缺芯潮爆发,电子元器件价格暴涨,在MCU、被动元件等芯片成本持续上涨的影响下,相关电子厂做多亏多,不堪重负,不得不停止接单。曾有某电子厂员工表示,由于MCU缺货,价格涨了十倍有余,即使是被动元件同样涨价,光是MCU这一类芯片的成本压力,足以导致终端生产不了,电子厂面临放假甚至停业的消息不绝于耳。

如某移动电源生产厂商,产品利润空间小,用到的电源管理IC、MOS管等去年缺芯的重灾区,其产品又主要销往海外,外贸市场受疫情影响极为严重,等于上游成本和下游市场两头夹击,生存困难,最终因资金链断裂而停业。

不管是爱高、威利马还是库珀,它们都是业内家喻户晓的大厂,相对来说,大企业资金雄厚,不轻易倒下,成为老一辈工厂人寻求落脚的稳定“饭碗”。但以代工厂重资产的属性来看,体量庞大既是盾也是矛,一旦遇到订单下滑,大厂们维护起设备运转,日常开销,其成本会是一笔巨额的开销,现金流持续承压就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发表评论,文明发言,遵守法律法规一律通过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