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大一姐:国常会要求降低企业社保费率

总理要求降低企业社保费率不是第一次了,2016年就降过一次,总费率大概降了一个多点,从39.25%降到37.75%。但降完之后这个费率还是挺高的。

按照世界银行前几年测算的结果,中国的社保缴费在世界上180多个国家中排名第一,大概是金砖四国中其他三国平均水平的2倍,北欧五国的3倍。发达国家比如日本美国的缴费率是12到15点多,哪怕是高福利国家荷兰,出现过欧债危机的葡萄牙意大利,总费率也没有超过35个点的。

高费率使得不少企业不“逃费”就过不下去。好多专家论证中国社保费率并不算高的时候,特别喜欢用“名义费率虽然高,但是我们实际费率不高”来说事儿,认为近40%的费率只是名义上的,刨掉很多公司的逃费,我们国家实际费率只有28%。

荣大一姐:国常会要求降低企业社保费率

且不说28%,在世界范围内也并不算低,跟我们的福利相比,更是没啥可自豪的,单就把名义费率和实际费率之间为什么差了10个点这件事情说清楚,也不敢讲这种本末倒置的话了。

企业逃费意愿强烈除了费率高,另一个原因是社保激励制度有问题,新中国成立前三十年的社保欠账拖到现在不还,一直用代际补偿填窟窿,做不到多缴多得,形成了一个陷阱式的模式,弄的好多个人到企业都不愿意多缴费,这个坑不填,光是降费率,就是在拆未来的墙,补今天的锅。

楼继伟很早之前就说过,我们的社保费率——尤其是养老保险的费率,几乎没有什么水分可挤压。因为总的缴费不能降,降了之后的社保窟窿会越来越大。

于是,一边是社保费率降低了一半个点,一边是社保征收部门堵漏逃费,夯实缴费稽查的力度不断加强,想方设法要提高实际费率——那些还一天到晚拿着实际费率说中国社保缴费比例不高的专家,是故意颠倒因果混淆视听。


这也是总理不停喊着降费率,不少企业在社保缴费上的负担却并没有改善,反而感觉有所增加的原因。

所以我对这次国常会的表态并不看好,不过又是一次拔鹅毛后的安抚。最好的情况大不了是过阵子发个文件把费率降低一半个点什么的,到头来,征收部门稍微使点劲儿,什么都回来了。

  • 微信赏个鸡腿
  • 如果对您有用,可以给深夜人打赏
  • weinxin
  • 请博主吃碗小面
  • 5元就够我吃碗小面,感恩不尽
  • weinxin

发表评论,文明发言,遵守法律法规一律通过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