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做“美国梦”还是去欧洲试试运气?

在说完要取消出生公民权之后,川普又在一次竞选活动把中国人去美国生孩子的事说道了一遍。

移民作为川普竞选总统时的王牌之一,无论有没有为其争取到新票不说,但在夯实基本盘上的作用是毋庸置疑的。所以在中期选举前,川普政府在移民问题上的动作一个接一个。

也许移民大篷车和墨西哥边境墙只是针对拉美移民,出生公民权也只是无差别打击,但作为仅占美国人口 1.5% 的少数中的少数来说,华裔在川普的移民政策下无论如何是没法独善其身的。

5 月份时,川普政府以保护知识产权的名义将部分科学领域的中国学生签证有效期从 5 年缩短至 1 年;8 月起,加重处罚 F1/J1签证持有人及亲属违规逗留的惩罚与判定;拟取消 H1B 签证配偶的工作资格;提议审查申请人的社交账号言论等间接施压也让不少中国移民或者留学生感受到了压力。

继续做“美国梦”还是去欧洲试试运气?

华尔街日报采访的某留学机构表示,虽然这些政策对美国留学热情的打击不够明显,但 “尤其是在过去六个月,人们的反应往往是:加拿大怎么样?澳大利亚怎么样?”

毕竟美澳加一直以来都是中国移民的“圣杯”,地广人稀的G7成员国一直都是“美国梦”最好的替代品。

去年 10 月份,加拿大官方一份报告提示,国家需要在本世纪末拥有 1 亿人口,才能维持经济发展和国际地位。目前加国人口总数为3671 万人。

加拿大移民署认为要维持这个水平必须得靠移民。

最新公布的三年计划将在 2021 年时把每年移民配额提高 4 万至 35 万人。这意味着每年会有相当于人口总数 1% 的移民加入加拿大,接近于 2018 年加国人口增长率。

新增移民配额中,加拿大计划将其中的大部分分配给经济类移民,其中就包括了中介口中的技术移民。根据规则,申请者只需要满足学历、语言和符合职业列表的工作经验等条件,获取足够点数之后就能以较快速度获取绿卡,是有一技之长的工薪阶层移民发达国家最快速最省钱的途径。

“移民群体的平均年龄定于本国出生人口群体的平均水平,因此移民有助于缓解人口结构方面的困境”,

加拿大官方希望通过此类移民来对冲国内生育率低下和老龄化带来的劳力缺失等问题。

据加拿大明报援引移民署统计,2018 年第二季度加拿大接收了约 14 万国际移民,相当于当季新增人口的 82%。

不过,华人近年来由于被指利用签证非法打工的问题也被加拿大政府限制了探亲签证的获批率。根据数据,2017 年中国公民获批人数比 2015 年减少 43%。

澳大利亚则有点纠结。

一年前澳大利亚发了一份外交白皮书。在关于中国的部分,这个国家纠结地说,中国这个最大的外贸伙伴购买了 2016 年 32% 的出口商品,但是希望中国施展影响力时也要考虑 “捍卫国际法律,促进地区稳定和其它国利益” 。

但国内社会对华人威胁论的反应可又不是像外交词汇般委婉的。过去一年里,澳洲内部恐中论频繁见诸于报端。

澳国的指控主要集中在指责我国使馆操纵留学生介入教学和输出价值观(尤其是tw等敏感话题)以及中国商人向多位政治家提供赞助,成立各种利中智库等。今年 3 月份时,80 多名中国问题专家就发表了一份公开信,担忧国家成为中国 “附属国”。

根据统计,目前澳大利亚近 2500 万人口,华裔占比 5.6% 约 140 万人左右,虽然没法和英语相比,普通话却是使用人口占比第二大的语言。移民人口占总人口的 37%。

在移民政策上,澳大利亚也略显矛盾。首先,在总体上澳国政府采取的策略是减少总量提高门槛的方式。据统计,2017 - 2018 财年 16 万的移民总数比预计19 万配额少了不少,而政府部分官员甚至有意将数字压缩前总理约翰霍华德时期的 11 万名。

这位前总理曾说过,无限制的移民带来的后果是欧洲给大家上的一课。

其次,在移民积分上,政府又有将门槛提高五分至 65 分的政策。此外,政府还表示将出于帮助移民融入当地的目的,在原基础上提高对申请者的英语水平要求。目前,在澳大利亚境内大约有 100 万名不会讲英语的移民,以因家庭团聚获得签证的移民为主。

在国内,澳大利亚也面临人口分布均匀度地区间差异过大的情况。新南威尔士、昆士兰和维多利亚州等南部省份聚集了大量移民,

“悉尼已经人满为患,交通和基建面临着严重压力”。

这使得不少澳洲人抱怨移民太多了,根据一个调查报告,74% 的受访者认为国家已经快饱和了。

所以,澳大利亚政府政府承诺将出台签证改革制度。主要是解决偏远地区人口不足而中心城市过于饱和的状态。有人称这是澳大利亚版的 “上山下乡”,根据规划,每年 19 万新移民将会被通过奖励形式诱导到北部及中部地区,完成 “数年” 居住后才能入籍。

其次,政府也会通过进一步戏份职业清单和提高移民分数的形式来控制技术移民的工种,填补有缺口的行业而不是与现有工作者竞争岗位。

其结果就是,上一财年的 16 万移民人数创下十年新低。

北美和大洋洲移民之路都在不同程度上受阻,近几年,南欧和地中海小国却向移民张开了怀抱。只不过,与传统移民国家相比,这些新目的地瞄准的更多的是移民者的钱包。

在胡润 2018 年高净值人群投资移民白皮书中,希腊、葡萄牙、西班牙、马耳他和塞浦路斯基挤进了前十,分列第 6 - 10位。

老牌移民国一票难求的基本情况为欧洲新兴移民目的地提供了市场空间。这类国家的护照/签证计划往往以刺激经济或补财政漏洞为主,一般来说投资一定金额就能以更快的速度获得目的地护照,时间越短成本越高,可以说是直接花钱买绿卡甚至护照。

以葡萄牙为主的黄金签证类项目被包装成欧盟的跳板,在我国颇受欢迎。50 万欧元房产即可在几个月内拿绿卡,房子能租还涨价,简直美滋滋。所以黄金签证鼻祖国葡萄牙在 2012 年一推出该计划,中国人就成了购买主力。

有分析认为,由于前几年加拿大因投资移民预期收益不足取消投资移民及美国投资移民等待时间过长,黄金签证打中了市场痛点。根据官方数据,项目推出至今,国人已经为葡萄牙贡献了约 21 亿欧元的投资,占总数比 60%。

西班牙发行黄金签四年多来也斩获不少中国投资客,2017 年数据称在三年多时间里有大约 700 多中国人通过黄金签证项目购买了西班牙房产,按照最低 50 万欧元计算,再加上金融和企业项目投资,国人在签证上为西班牙贡献了约 7.2 亿欧元。

然而,几年过去,类似项目虽然仍有市场,但在国内和国外都开始出现质疑的声音。

首当其冲的就是黄金签证,所谓四个月速拿永居资格中的 “永久居留” 的定义。这个经常被拿来与绿卡相提并论的概念被不少了解当地政策的华人指出有误导嫌疑。

比如葡萄牙和西班牙产品下的永居,真正只能是指有条件的临时居留权,想要转成真正的 “绿卡” 或者入籍,仍需完成一些了居住时间、纳税以及其它符合国籍法的规定。

以西班牙为例,要想取得真正永久居留权,时间上至少要 7.5 年。这已经逼近美国水平,而在资金门槛上却更高于后者。

再者,黄金签证本身是被这些国家作为刺激投资的经济手段。这些经济体本身在就业率和政治上对外来暂居人口都难说得上友好,再加上 “永居” 并非真正绿卡,人们开始发现现实并不是想象中的美好。

福利没有中介吹得好,就业远不如预期轻松,子女教育比不上美加澳英。自由通行欧洲也因为近年难民危机造成的边境检查而若有似无。

欧洲小国的短平快移民虽然短期内给他们带来了不少经济效益,但也引发了欧盟其它成员国的抱怨。加之对签证项目投资标的过去单一,获签门槛低带来的洗钱和犯罪问题,欧盟今年已经开始两次呼吁进行严管。

BBC 在 9 月份的一篇报道里说欧洲正在加剧右转,民族主义和反移民的声音在加大。意大利、德国、法国、瑞典和匈牙利等国的右翼政党接连在选举中取得进展。虽然大多数针对移民的言论都把重点落在穆斯林和非洲移民上,但大趋势下,任何国际的新移民也不应该觉得高枕无忧。

“去工作不可能,房子卖了又会丢掉签证,做生意又语言不通,如果不是不在乎收益的土豪还是不要来了”,一个希腊考察归来的网友说。

所以,看似短平快的新移民国家,其实暗藏着更多的风险。对于真正的高净值人群来说,短期拿签证或者护照的意义超过投资回报的价值,可以选择这类签证。但对回报率依赖更高的中产人群来说,老牌移民国虽然等待时间长,但是投资风险小,反而更适合考虑。

  • 微信赏个鸡腿
  • 如果对您有用,可以给深夜人打赏
  • weinxin
  • 请博主吃碗小面
  • 5元就够我吃碗小面,感恩不尽
  • weinxin

发表评论,文明发言,遵守法律法规一律通过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