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人纪实:香港四季酒店里的孔乙己贾跃亭

贾跃亭喝过半碗酒,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贾跃亭,你当真是中国版的乔布斯么?”贾跃亭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那你的乐视怎的连半个畅销产品也搞不出来呢?”贾跃亭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全是“闭合生态”“颠覆者从来都是孤独的”“大屏生态圈”之类不懂的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酒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贾跃亭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经理正在慢慢的结账,取下粉板,忽然说,“贾跃亭长久没有来了。还欠十九天的总统套房钱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喝酒的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攀上高枝了。”掌柜说,“哦!?”“他是命不该绝。这一回,是走了狗屎运,竟然又用PPT搭上了美国顶级投资银行Stifel的门路。百年投行出手,这是能一般的吗”“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拜码头,然后交投名状结,后来就扬言FF估值翻了1倍达到百亿美元。能还清债务了,威风又抖起来了咯,还留在美国继续搞汽车。”“后来呢?”“后来不知为了马屁还是泡妞,捧另外一个和自己老婆齐名的另外一个京城四美拍了个大片。”“怎样呢?”“怎样?……刚被封,贾跃亭现在不知躲哪里哭着呢。”经理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账。


中秋过后,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看看将近初冬;我整天的靠着空调,也须穿上秋裤了。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顾客,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Dry Martini。”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看时又全没有人。站起来向外一望,那贾跃亭便在酒柜坐着。他脸上黑而且瘦,已经不成样子;不打领带穿着西装,盘着两腿,看了我,又说道,“Dry Martini。”

经理也伸出头去,一面说,“贾跃亭么?你还欠十九天的房钱呢!”贾跃亭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下回还清罢。这一回好久没来,酒要好。”经理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贾跃亭,你的乐视股票又跌了吧!”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景美人捧红了没有啊?是不是你靠山又要倒的节奏啊?”贾跃亭低声说道“裁员不会裁ppt员工的。“……”他的眼色,很像恳求经理,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便和经理都笑了。我温了酒,端出去,放在门槛上。他从衣袋里掏出小费,放在我手里,我见他桌子上一部手机,华为mate9,原来他自己也不用乐视手机。不一会,他喝完酒,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贾跃亭。到了年关,经理取下粉板说,“贾跃亭还欠十九天的房钱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贾跃亭还欠十九天的房钱呢!”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贾跃亭的确不会回来了。(作者 雪球Jzee)

发表评论,文明发言,遵守法律法规一律通过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