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V版权费是一笔200亿糊涂账 版权方开呛:音集协无权要求KTV删歌

导读:2015年KTV行业出现断崖式下滑,原本投资500万-1000万,拥有30-60间房的KTV,在一年内就能收回成本迅速成为了历史,现在能在2年内回本的,算是经营得比较好的KTV了。
“给我们留条活路吧,再这么折腾下去,KTV得黄。”在北京拥有3家KTV的老板黄兴告诉娱乐资本论,“总删歌,谁还来唱。”河豚君了解到,多家已签约并交了版权费的KTV正在联合起来,准备向音集协发起诉讼,“音集协从来没有明确公布过自己有多少首歌曲,我们都是签约授权之后随便使用,10年来均是如此,现在说下架就下架,我们不服”。

11月13日,距离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简称“音集协”)要求KTV删除6000多首歌刚好过去一周。音像版权方也憋不住了,英皇娱乐、爱贝克斯、丰华唱片版权代理公司代表王雪公开发声:“音集协无权要求KTV删歌。”

KTV版权费是一笔200亿糊涂账 版权方开呛:音集协无权要求KTV删歌

整个KTV音像版权收费链条都笼罩着“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氛围。2015年KTV行业出现断崖式下滑,原本投资500万-1000万,拥有30-60间房的KTV,在一年内就能收回成本迅速成为了历史,现在能在2年内回本的,算是经营得比较好的KTV了。

怎么说KTV也是线下娱乐的第一流量入口,谁曾想,压倒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却“祸从天降”。

值得玩味的是,这波火焰针对的还有一个关键人物——音集协代理总干事周亚平。娱乐资本论在微博中发现,微博名为“z周z扒z皮”的网友举报周亚平利用工作之便,用自己旗下的北京鸟人艺术推广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鸟人艺术”)向KTV打官司,诉讼裁判文书达2000余份。

另外一位业内人士向娱乐资本论独家爆料:“周亚平正在用自己私人名义暗中操作音集协正版音乐曲库——第一曲库,试图与天合解约之后,实现无缝衔接。”

通盘来看,下架歌曲、与天合解约、第一曲库上线,他们争夺的无非是KTV版权费这块肥肉。河豚君粗略算了算,以全国10万家KTV,每家交2万元来算,每年仅版权收入就能达到20亿元,10年就是200亿元。而天合集团此前发布的声明中显示,“足额缴纳了十几亿的版权费”。

200亿KTV版权费的糊涂账

KTV经营者要给消费者提供MV,必然要使用音像作品的放映权,这时KTV需要从音集协或者非音集协会员的其他权利人处获得放映权的授权。如未获得,均属侵权。

KTV版权费也是由此而来。自2008年起,业内通行的法则是,凡是交了版权费的KTV,就依法获得该音乐电视作品的放映权;若KTV不交版权费,音集协就会派相关工作人员到KTV取证、公证,走诉讼程序,直到对方愿意交版权费为止。

但关于其收费标准,恐怕问到不同的KTV,会有不同的说法。

目前音集协是KTV版权费的收费主体,多年来,其委托给天合集团,而天合集团把权利分发到各地分公司,进行收取。

表面来看,从音集协到KTV,仅有天合集团这一个中间环节。但天合集团授权给各地分公司的方式不一,有的是承包制,比如,一年某地分公司向天合集团交500万,其他到底怎么收,收了多少,都无所谓;有的是按照实际情况交钱,这里面的钱还需要分给工作人员、律师,甚至是法院。

国家版权局曾发布过KTV的收费标准,12元/天/间房是最高标准。但实际操作中,2元/天/间房、5元/天/间房、10元/天/间房等都有,浮动空间较大。

北京海淀区文化娱乐行业协会目前KTV会员有130多家,自2010年,他们的交费方式实行打包价。其秘书长尹久忱告诉娱乐资本论:“按照KTV房间数,分为小、中、大型KTV,每家交自己的,实行3-5元的动态收费标准,4年一签约。不到20间房的KTV被算作小型,按照起步价3元多收费;20-50间房的KTV被算作中型,按照4元多收费;50间以上的KTV被算作大型,按照5元收费。”

当然最开始也并不是这样,2008年音集协向海淀区KTV的收费标准是12元/天/间房,那时海淀区的257家KTV发起抗议,他们算了一笔账,以100间包间来算,如果每间收12元/天,一天就要交1200元,一年约44万元,负担太重。


www.cooleapp.com

发表评论,文明发言,遵守法律法规一律通过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