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环保还是要民生?法国燃油税之争

2018年

11月17日周六,法国里昂以西60公里的小城松塔,47岁的Cyrille Dhui像往常一样开动了她的雷诺Kangoo。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天她并不是前往离家2公里的超市为孩子们采购食物,而是穿上了后备箱里的黄色荧光马甲,直接驶向市中心广场。

透过被雨打湿的挡风玻璃,Dhui看不清街上的路标,但她也不需要看清——沿路,一条醒目的黄色人流引领着她直抵目的地。深秋的市中心广场上没有温馨的圣诞市场,只有抗议和愤怒。

在这座仅有8000人口的小城中心,聚集了超过700名情绪激动的“黄马甲”。Dhui就是其中一员。他们所抗议的正是总统马克龙和他领导的政府即将征收的燃油税。

“政府要求增加的燃油税就像桶里溢出的水,太多了,我们抗议的不仅仅是燃油税,我们这些老百姓就像被榨干的柠檬。”Dhui说。

为了加速向新能源转型以及控制空气污染,法国政府已经决定自2019年1月起,开始对每升柴油和汽油分别征收6.5欧分以及2.9欧分的二氧化碳税。这对于每天工作通勤都靠柴油车的Dhui来说,实在是无法接受。她目前在里昂担任社工,离异,独自抚养两个孩子。由于负担不起里昂高昂的住宿费用,她只能选择了这个60公里开外的小城定居。

面对镜头,Dhui情绪激动地说道:“那些高高在上的巴黎老爷们根本不知道,每个月从钱包中被挖走80欧元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不仅在松塔小城,11月17日的这个周末,将近30万游行大军几乎让整个法国陷入了瘫痪。两千余个交通环岛、加油站、高速收费站甚至巴黎环城高速都被“黄马甲”占领。据内政部长卡斯塔纳公布的数字,当天全法范围内的游行示威造成了1人死亡,400多人受伤,其中14人仍在医院重症监护室内观察,另有282人因暴力犯罪被捕。

在首都巴黎,喊着“马克龙,我们来了!”的愤怒人群试图靠近总统府爱丽舍宫。尽管最终被防暴警察驱散,但直到深夜仍有400余名抗议者留在市中心的协和广场迟迟不肯离去。

令“黄马甲”们愤怒不已的罪魁祸首正是节节攀升的油价。目前法国的柴油和汽油价格已经达到了每升1.46欧元(约合人民币11.55元)和1.55欧元(约合人民币​12.26元),相比去年上涨超过20%,显著高于欧盟均价1.38欧元以及1.39欧元。此外,相比于近邻德国全境内相对统一的油价,法国各地的油价差异巨大。例如在南法的戛纳和北部的里尔市中心,柴油和(98号)汽油价格超过了1.5欧元以及1.6欧元。而在最昂贵的巴黎中心,甚至出现了1.89欧的柴油和1.99欧的汽油。

要环保还是要民生?法国燃油税之争

2018年6月,欧盟各国每公升柴油价格(欧元)

更令“黄马甲”怒不可遏的是,马克龙政府进一步推高了燃油价格,而且这个趋势在未来五年内无法改变。根据《法国信息台》(La Chaîne Info)的计算分析,法国的柴油成本价约为每升0.48欧元,加上能源产品消费税0.61欧元、产品增值税0.12欧元、能源产品增值税0.12欧元,针对柴油的最终税率将超过零售价的140%。而针对汽油的税率更是超过160%。

要环保还是要民生?法国燃油税之争

2018年6月 欧盟各国每公升汽油价格(欧元)

自从开征燃油税后,呼吁改革甚至废除该税种的声音一直不绝于耳。早在2013年,国际原油价格曾一度升破100美元,高昂的油价迫使当时的奥朗德政府开始考虑降低燃油税。但是2014年的国际油价暴跌缓解了法国国内的压力,并最终使得燃油税改革不了了之。2015年底,《巴黎气候协定》在法国签署之后,环保议题以及控制碳排放量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道德高度,燃油税的降低更成了遥不可及的奢望,相反,它的上涨成为了政府内部的共识。

自此,燃油相关的税务均开始了其漫漫高企之路。根据法国生态转型与团结部所给出的规划,为促进能源转型,每升燃油的税费预计将在2022年继续上涨至0.75~0.78欧元。而为了更好地履行《巴黎气候协定》并控制二氧化碳排放量,明年起法国将针对燃油开征继消费税和增值税之后的第三大税:(二氧化)碳税,其中针对柴油的税率为7.6%,汽油则为3.9%。


www.cooleapp.com

发表评论,文明发言,遵守法律法规一律通过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