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共享单车气数已尽 用户已经无法拿回押金了

北京街头的一名工人把一辆损坏的ofo小黄车放在一个临时修理场所,那里有成千上万被废弃的ofo共享单车

“成也押金,败也押金。”监管部门的不作为,催生了共享出行行业的多个失信企业。“他们像骗子一样占用了用户数以亿元计的押金无法退还,但不用跳楼,也不会坐牢。” 21CN网站报导说。

过去一个多月,无论是共享单车ofo用户,还是ofo本身,都经历了一场“噩梦”。用户噩梦在于“押金”拿不回来。共享单车ofo的“噩梦”则在于,企业还活着,但是没钱了。

ofo共享单车气数已尽 用户已经无法拿回押金了

40亿元用户押金去向成谜

今年7月的统计数据显示,ofo活跃用户为2,700万左右,其中部分老用户押金99元,新用户押金199元,按照149元的平均值计算,ofo的押金总量在40亿元左右。至于这笔押金的用途和去向,ofo从来没有公开过。

虽然从今年年初至今,ofo先后通过动产抵押和股权+债权的方式从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融资约55亿元,但还是被《界面》披露整体负债为64.96亿元。

有不少ofo共享单车用户投诉,想拿回押金实在是太难了,要么找不到退款按钮,要么客服电话无人接听,退款时间也从7个工作日延长到10个工作日,又延长到15个工作日,结果15个工作日过去了依然收不到退款。

截至11月16日,21CN的消费投诉平台“聚投诉”关于ofo的投诉累计1,421件,仅227件获得解决。这些投诉都是要求退押金的,但ofo从未予以回应。

多地ofo公司人去楼空

河南广播电视台11月21日报导,据实地探访发现,在河南郑州盛润国际广场的小黄车郑州运营部,虽然墙上还有ofo的字样,但玻璃门紧锁,还贴著房屋出租的信息,办公室内则已空无一人,地上散落着一些宣传单页。

据办公楼工作人员透露,ofo的郑州运营中心已经搬走了,但搬到哪里他们并不知情,联系ofo客服电话也打不通。

11月21日,澎湃新闻实地探访ofo小黄车南京公司,发现已经人去楼空,附近商户说该公司已经关了两三个月了,曾有很多人来“要工资”。

此前的11月初,北京ofo员工已搬离北京总部,前往他处办公。


石家庄员工多数离职

11月21日,河北石家庄。市区内出现大片小黄车损坏、随意堆放的情况。澎湃新闻致电ofo石家庄地区媒体联络人,其表示目前已离职,“好多同事差不多都离职了。”

多个供货厂家早已停产

据公开信息,上海凤凰、富士达、飞鸽均是小黄车的生产商。11月4日,在天津市东丽区富士达厂区,一位员工表示,ofo刚开始生产两个月就没有(生产)了,当时就生产一批,造了大概15万(辆),忙了一阵子。但去年上半年就不生产小黄车了,今年压根没有(生产小黄车)。

在另一供货厂家天津市静海区的飞鸽厂,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早就不生产了。”

此前,因拖欠6800余万元货款,小黄车的另一生产合作方上海凤凰将其告上法庭。11月2日,上海凤凰证代朱鹏程表示,“今年来自ofo的订单很少了。年初可能接过零星的订单,最近肯定没有(接ofo订单)了。他欠我们款,我们已经起诉了,他欠款,我们不可能再接新订单了。”

共享模式无异于“经济白痴”

Ofo只是共享模式的一个缩影,共享经济的泡沫最终可能破灭。外界质疑到底是共享,还是吸金的庞氏骗局。

北京大学教授杰弗里‧汤森(Jeffrey Towson)曾对媒体表示,摩拜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无异于“经济白痴”。“每辆车买来250欧元,每天必须使用5次,才能在一年里拿回本金。而摩拜单车的顾客平均四天才借一次车。每小时12欧分的价格太便宜。”此外,摩拜单车还面临来自其它公司的激烈竞争。


www.cooleapp.com

发表评论,文明发言,遵守法律法规一律通过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