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家庭到底哪来的时间每天看8小时电视?

虽然这一数字的准确性存在争议,但毫无疑问的是,现在人们看电视的时间远远超过了几十年前。

虽然在我们这个时代,手机和平板电脑已经广泛地进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但是大屏幕提供的娱乐和消遣仍然主导着人们的日常休闲。根据总部位于纽约的全球著名市场调研公司尼尔森(Nielsen)的调查数据,美国家庭平均每天看电视的时间接近8个小时。如果一天之中每个人都必须花时间在工作、睡觉和做其他事情之上,那么美国人是如何挤出8个小时来看电视的呢?

美国家庭到底哪来的时间每天看8小时电视?

尼尔森公司自1949年以来一直在关注和研究收看电视的人群。目前该公司对近6万个美国家庭进行了详细的追踪记录,他们在这些家庭的电视机上安装了特殊的“仪表”,可以追踪记录到人们在看什么节目、什么时候看以及看了多长时间等情况,这方面的信息对广告商和电视网络极具价值。不过,如果仔细审视一下这个有关收看电视的数据,我们就会发现,平均每天8小时的电视收视统计其实是非常粗略的,因为在不同年龄、不同种族和其他变量之间其实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在尼尔森公司开始关注和调研电视收视情况的初期,美国家庭平均每天看电视的时间是四个半小时。这一数字在进入21世纪后稳步上升,最大的增幅出现在本世纪的头十年,当时最高峰时达到每天近9个小时,现在这个数字略低于每天8小时。

每天8小时,对任何人来说,毫无疑问都是一段很长的时间。这个数字到底反映了人们在观看电视方面的什么样的状况呢?8小时这个数据包括了“传统观念上对电视的使用”时间,即观看直播的电视节目、观看用DVR录制的电视节目或观看点播节目的时间,但不包括在电脑上或Roku电视机顶盒等流媒体设备上观看节目的时间。后一类在电脑上或使用流媒体设备观看电视节目的时间平均再多出一个小时。

此外,尼尔森公司在对每个家庭进行统计时,统计的是至少有一个人在看电视的时间。按这样计算,如果家里有两个人一起看了一个小时电视,只能算作一个小时,而不是两个小时。而且该公司在统计观看时间时还要求被调查者对电视节目要达到一定的关注度,尼尔森公司主管受众观察(audience insights)的资深副总裁彼得·凯辛瑞斯(Peter Katsingris)解释道:“实际上我们有一些技术方法,可以防止统计的数据里包含进了无人观看的时间,技术人员还提议在某些特定的时间添加一些监测手段来确保被调查者仍然在关注着电视播放的内容。”

凯辛瑞斯告诉我,从个体来看,18岁及以上的美国人平均每天看电视的时间是4小时20分钟,其中较年轻的人看电视的时间少一些,而老年人看电视的时间则相对更多。不同的种族之间也存在显著的差异:黑人成年人平均每天看传统电视的时间为6.5小时,而亚裔美国成年人每天看电视的时间约为2.5小时。

尼尔森公司并不是唯一一家调研和记录这类数据的机构,美国联邦政府对这类数据也同样感到好奇,当然并非是要将这类数据卖给媒体公司,而是因为联邦政府想知道自己的公民平时是如何消磨日子的。美国劳工统计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辖下的调查机构“美国人的时间安排调查”(American Time Use Survey,简称ATUS)负责收集这类数据,数据的采集是通过电话进行访问,调查对象会被要求讲述接受调查的前一天他们是如何度过的。

ATUS机构得出的结论与尼尔森一致:美国人平时花大量的时间看电视。如果把他们每周用于各种休闲活动的时间全部加起来,其中平均有55%在电视机前度过。根据联邦政府的统计,15岁及以上的美国人平均每天看电视的时间是2小时46分钟。

18岁及以上的美国人平均每天看电视的时间是4小时20分钟

这个数字低于尼尔森公司针对个人进行的统计,但联邦政府和市场研究人员都记录下了在人口统计学方面存在的实质性差异。根据ATUS机构的统计,65岁及以上的人每天看电视的时间超过4个小时,所有年龄段未就业的人每天看电视的时间都少于4个小时,5岁或年龄更小的孩子的家长每天看电视少于2个小时。“有时很难将这些数字与预先估计的数字联系起来,”美国劳工统计局的经济学家雷切尔·克兰茨-肯特(Rachel Krantz-Kent)说,“这些数字可能看起来显得很高,但是实际上不同的人群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差异。”

尼尔森公司和联邦政府收集的数据之间存在差异,这一点很难用某一个具体的原因来做出解释。其中的一个原因可能是:联邦政府辖下的“美国人的时间安排调查”机构(ATUS)主要记录的是人们认为自己在任何给定的时间段内进行主要娱乐活动的时间,而尼尔森公司则偏重于记录人们在进行多重任务时所花费的时间,即只要被调查者对所进行的活动保持了一定程度的“参与”,就可以被记录下来。举个例子,假如有人在叠衣服的时候断断续续地抬头看了电视,尼尔森公司可能就会认为他们是在看电视,而ATUS机构则可能会认定他们那段时间是在做家务。也有可能,ATUS机构和尼尔森公司的样本存在特征上的不同,是因为两个调研机构对被调查者观看电视的投入程度有着不同的标准。


不过,尽管这两个调研机构对美国人看电视的时间做出的估计存在着差异,但都得出了同样的具有历史意义的结论:现在人们看电视的时间远远超过了几十年前。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 of Maryland)研究时间利用(time use)的社会学家莉安娜·塞耶(Liana Sayer)引用了两种主要理论来解释其中的原因。

她说,首先这个问题与罗伯特·帕特南(Robert Putnam)在2000年出版的《独自打保龄球》(Bowling Alone)一书中提出的观点有关。帕特南认为,美国人已经基本上完全从各种公共活动和公民社会生活中退出了。塞耶告诉我,看电视这一消遣活动的普遍流行反映出“人们希望在一种自己可以完全控制的环境中放松下来,然后得到很好的休息”。塞耶指出,许多人可能觉得与邻居交往是一件十分费劲和累人的事情,而“电视就在眼前,就摆在自己家里,只要想看,随时都能看”。

塞耶认为第二种理论来自社会学家哈莉特·普雷瑟(Harriet Presser),普雷瑟是最早注意到非标准工作时间和不固定的轮班工作时间出现增长现象的研究者之一。塞耶说:“普雷瑟的论点是:如果一个人的工作时间特别长,或者他(她)的工作时间与其他家庭成员或朋友的工作时间不同步,那么他们能够参加需要有其他人参与或是需要某种机构开放的休闲活动的机会就会大受限制。”

然而,尽管这种来自社会各方面的影响力量有可能促使人们更多地观看电视,但很明显,这种力量对某些群体的影响比对另一些群体大得多。美国家庭每天花8小时看电视的说法准确地反映出了美国人对电视的持久热情,但这种说法并没有暴露出这种热情的不均匀分布状况。

本文作者Joe Pinsker是《大西洋月刊》特约撰稿人,专注家庭问题和教育问题。


发表评论,文明发言,遵守法律法规一律通过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