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电动:统一天下

2015年原油进口量在估计增加5.5%情况下,只需要不到7000亿元人民币就够了,实际会比上一年度节省7000亿元人民币左右。

因此,中国极力强化纯电动车的推广力度,不仅意味着中国中远期石油市场需求持续走低,而且意味着对产油国来说,石油再不卖的话以后可能就永远卖不出去了。

中国的纯电动车不仅会在中国道路上满大街跑,而且会以每年数千万的数量出口替代全球其他地区,尤其新兴市场国家的车辆,从而在全球范围替代石油的需求。

所以无论油价多低只要还有钱赚,中东等成本极低的产油国就不可能会限产,趁现在还能卖的时候赶紧多卖一桶算一桶。

纯电动:统一天下

纯电动车会将一切能源的经济性统一为按它的“能量价格”和其与电能之间的转换效率”进行计算,而不是按其自身“能源价格”计算。

如果石油想要与煤炭在能量价格上打平的话,根据本书前面的计算,需要在43.8美元水平上下降,达到约11美元的水平!

如果考虑到油电转换效率还不如煤炭,油价需要在11美元水平上再降一半才能与煤电在价格上打平。

由此可见,与光伏等新能源发展路线上政府支持主要体现为补贴支出完全不同,中国政府无论怎样强化纯电动车的推广力度,在经济上至
少从现在起一直都是有巨额利的。

只要不越过技术和上游原材料等客
观约束,中国在纯电动车推广上步伐越快,获得的利益就越大,且名利双收。

综合起来看,它对中国利益如下

(1)减少有害气体排放和雾霾问题,有效改善民生,和当前最大最普遍的民怨。

(2)有效承担碳减排的国际义务,无论这个“义务”价值是什么

(3)碳减排如果超过预期,不仅是国际名声问题,还可以将多出的排放额度通过碳交易市场卖出获利。即使不能卖出,至少也可不用花钱购买。

(4)为中国新能源,尤其风能和太阳能发展奠定最好的储能基础。

(5)在新的技术领域获得弯道超车的机会,使中国汽车企业在全球市场获得优势地位。

(6)提供新的大规模经济增长点。

(7)从根本上解除能源和环境的两大经济发展瓶颈。从而为2015年之后20年中国经济保持快速发展解除最重大的瓶颈约束。

(8)每年有望彻底消除200多亿美元石油进口的外汇需求和支出。

(9)乘机从源头上根本解决道路交通安全问题。

(10)对东海、南海热点的内在能量釜底抽薪。

(11)为最终解决台湾问题废除最要害的马六甲石油通道障碍。

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副作用。没有任何其他国家能对此说什么不好,也无法因此找中国的任何麻烦进行阻拦。

中国经济发展了同时还能普遍得到极好的国际名声,更少花钱还能最有效地解决大量最疑难的问题。

对中国能好到这种程度还没有什么副作用的东西天底下还能找到第二个吗?

2015年下半年中国确定的供给侧改革,实质就是大规模压缩产能首当其冲的就是煤炭产能。

进行这种产能压缩的根本原因并不仅仅在于煤炭当前的产能过剩,而且未来即使全社会能源需求大规模增长,煤炭的产能不再增加,甚至压缩产能的速度不够快,其过剩程度也会因新能源的快速普及而急剧加重。

即使现在中国政府已经非常重视这个问题可能也还是远远没有清楚意识到未来问题会严重到何种程度。

2015年中国全国原煤产量3695亿吨,同比下降3.5%。按照供给侧改革的计划以后每年要压缩1亿吨的煤炭产能,以此计算,2020年煤炭产能会降低到32亿吨左右。

但是,到2020年预计新能源的成本就将低于煤炭发电,这意味着什么?

既然新能源本身成本又低又没有污染,还有什么理由继续使用化石能源呢?

现在靠政府补贴发展新能源如同推一辆很重的车上坡,需要政府不断加码刺激推动才能向上行驶,很费劲。

但千万别这个表象迷惑了。当新能源成本低于化石能源之后,它的发展就会像转入下坡道路的车辆,仅靠其自身的力量就会突然加速并跑得越来越快,任何人想挡都挡不住。

这意味着即使按照目前每年压缩1亿吨煤炭的计划顺利实现,到2020年之后,实际煤炭产能过剩的程度还是会很快达到20亿吨以上。

同时,不仅是中东国家,即使中国的大量油田产能也都将严重过剩,这完全不涉及原油生产的成本问题。

没有了煤炭和石油,以它们为基础的从化石能源开采、运输到使用整个宠大的产业群,也都将面临产能严重过剩和战略转型的问题。例如煤炭和石油开采设备、燃煤发电设备、燃煤发电厂、燃煤供暖系统、煤炭和石油运输工具……

这些领域面临的并不是如何节能降耗提升效率的问题,而是整个行业将完全被淘汰。

有人认为中国应乘当前石油价格和大宗商品价格低廉的机会在国际上进行资源收购。这个建议原则上是不错的,但一定要充分考虑资源品。


种问题,并不是所有大宗商品的品种其未来发展空间都是值得期待的,至少煤炭和石油资源一定要小心看待。

在这个过程中,并不仅仅是产能压缩的问题,新能源发电,以及将原来使用煤炭和石油的工业生产和生活能源消费过程改造成使用电能的
技术投资将会出现快速增长。

例如,现在的电弧炉炼钢主要利用的原料是废旧回收的钢铁。如果能将此技术改造成可以直接冶炼铁矿石,或在废钢中混入铁矿石(如现在已经采用的混入海绵铁的电弧炉炼钢工艺)就不需要在炼钢过程中使用煤炭了。这样不仅更为环保,而且该冶炼工生产出来的钢质量更高。

这些过程将会是未来10-20年经济增长最强的因素之一。

2016-2030年,新能源将在全球范围快速地全面替代化石能源,将是自工业革命以来规模空前宏大的技术替代过程。虽然这并不完全纯电动车所带来的,但它却是非常重要和关键的驱动要素。


www.cooleapp.com

发表评论,文明发言,遵守法律法规一律通过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