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一百万买了违建房 这波北方人海南养老的愿望有点悬

“不知道这个年怎么过?”高琴站在黑黢黢的25楼阳台上,喃喃自语。远处是海南陵水县的万家灯火。

这个大阳台曾是她的最爱。她喜欢坐在那里,看远处的山海一层层涌来。刚住进来那些天,小区晚上灯火辉煌,一圈彩灯挂在游泳池边上,她总是看不够。

小时候看《红色娘子军》,河北承德人高琴记住了这个拥有大大椰子树的地方。年近古稀,女儿在海南给她买下了这套房子。搬进来前,高琴睡不着,高兴得像做梦。

1月18日是她来到海南的第20天,之前老两口跟女儿在燕郊住了10年。像候鸟一样南迁后,搬进新居的兴奋尚未消退,他们却突然遭遇“黑天鹅”。

所在小区由于涉嫌违建而被掐断了水电。为了延续自己余生的海南梦,她不得不背水一战。

背水,是这些日子,高琴和老伴每天要做的事。从他们住的楼层到小区里的游泳池,要上下900个台阶。两个老人爬两层就要休息几分钟,一个来回要一个多小时。

像这样的劳作,他们每天要重复两三次。背回来的水,仅够日常洗漱和冲厕所。

春节一天天逼近,他们不确定是否能坚持到那一天,但眼下撑一天是一天。

花一百万买了违建房 这波北方人海南养老的愿望有点悬

停工的楼盘和空置的别墅区

“简直就像一个笑话”

高琴和老伴并非孤军作战,在他们居住的海南省陵水县“国茂·清水湾”小区,来自全国10多个省市的1800个业主正面临着相同的窘境。

这是一个“候鸟”小区,且以老人为主。他们大多是为了养生、养病、旅游度假或是冬季避寒等目的,选择了此地。

这里位于海南省南部海岸,距离三亚不过半小时车程。近年,在三亚房市因为各地房客大量涌入而开启暴涨模式之后,这里成了外地购房者的另一选择。也因此,陵水县是海南岛内房价仅次于三亚的城市。

而这些外地购房客中,尤以京津冀和东三省人士最多,超一半的房产被他们买走。每年春节来这里过节,几乎已成了他们的一项传统。

然而“国茂·清水湾”小区业主们的猪年春节计划,甚至之后所有的春节计划,都被一纸“违建”公告打乱了。

通知是1月12日下发的,距离春节已剩下不过二十多天。除了停水停电,他们还被要求尽快搬离。

这意味着,一些人的候鸟生活尚未展开,就要宣告结束。

“违建”背后,一个更为宏大的背景是,2018年4月,海南实施全域限购,严格控制土地供应,部分地区实现全区域限购。严格调控下,不少房地产项目被叫停,另有不少项目后来被认定为违规开发,“国茂·清水湾”即是其中之一。

接到通知时,56岁的孟丽懵了,不知道怎么和亲友说。

“能瞒几天算几天,现在水、电都没有,他们来了,也没法过年。”来自沈阳的孟丽叹了口气。春节到海南新房子过年,是她和丈夫、儿子以及哥嫂已经定好的事。几天前,摸黑爬楼梯回家时,她不小心摔破了腿。

感觉无法向亲友交待的,还有58岁的孙斌。他曾在吉林一所大学任教,因身体原因提前内退,为了买这个小区的房子花光了积蓄。


收房时,孙斌一家原本计划2019年春节到海南团聚,儿子儿媳加上双方父母一共6个人,“以前独生子女过年是个问题,儿子儿媳陪哪边父母,另一边父母就孤单”。

“现在我跟亲友说政府把房子给没收了,要拆,简直就像一个笑话。”前些天他还在朋友圈发小区环境和室内装修的照片、视频,如果现在回老家,感觉很丢人。

业主刘敏一样也想着一大家子在海南过个团圆年,之后和丈夫回乌鲁木齐继续做生意,4个老人在海南带孩子。

而眼下,来到海南的老人和小孩住在宾馆,她每日辗转于小区与酒店。住酒店一天三四百元,饭店的饭,儿子吃不惯,饿瘦了一圈。这样的日子,有十几天了。

刘敏本以为,那个布置得温馨、整洁的小房子,可以无条件地接纳异乡人的疲惫。如今,儿子的小床空着,从阳台看下去,父母正抱着儿子,坐在小区中心的游泳池边。没有电梯,他们无法爬上21层。

有一天,回去取东西,黑乎乎的楼道里,父亲摔了,划破了手,血流了一大摊,到医院缝了七针,花了700元。老人心疼,骗大夫说要回乌鲁木齐,不输液了。老人原有糖尿病,医生警告说,糖尿病患者伤口不容易愈合,容易感染,耽误治疗,弄不好要截肢。

为了安慰父亲,刘敏云淡风轻地表示:你女儿有钱,100万房子都买了,不在乎几千块钱。而实际情况是:一连串变故后,家里积蓄早已掏空。

发表评论,文明发言,遵守法律法规一律通过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