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央行料相继加入降息潮 2019年投资逻辑生变

导读:中国春节期间,印度央行打响了降息第一枪,亚太“降息潮”只是开始,美联储也已“认怂”,全球投资逻辑正悄然生变。

中国春节期间,全球市场波澜不断,美联储前主席耶伦提到了“降息”的可能性,亚太央行更用行动证明了“降息潮”已至——2月7日,印度央行意外宣布降息25个基点,为2018年8月降息以来的首次宽松;多家央行更是大幅下调通胀、经济增长预测,暗示宽松将至。

早在1月中旬,第一财经就曾对“亚太降息潮将至”作出报道,其触发因素在于通胀压力大大缓解。2018年,多个亚太新兴市场央行因货币贬值、油价走强(通胀高)而加息,其中,印尼加息175bp(基点),印度加息50bp,马来西亚和韩国分别加息25bp,“但我们预计下一波亚太降息潮即将到来。”渣打全球宏观策略主管罗伯逊(Eric Robertsen)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目前新兴市场货币走强、油价下降,应该会明显缓解央行的压力,预计各大央行有望开始宽松。过去一周,澳联储、欧洲委员会、英国央行已经纷纷下调通胀、经济增速预期,拉美地区的经济数据也开始趋弱。

其实,中国也走在这波宽松潮的前列——2019年初,中国央行宣布降准;1月23日,央行实施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被称为“定向降息”,TMLF资金可使用三年,操作利率比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优惠15个基点。

重点在于,在这一全球现象背后,经济趋弱是主要原因。但过去一个月间,美股强劲反弹(逾10%)该如何看待?潜在的“降息潮”将如何影响投资?“宽松潮”下哪些资产将会脱颖而出?


亚太央行相继开启降息

印度央行新行长上任后的首个货币政策会议上,意外宣布降息,打响了猪年新兴市场降息的第一枪。目前印度CPI增速已降至2.2%,远低于印度央行设定的中期目标4%。过去六年里,印度的通胀率从年化10%的水平下降至去年3.6%的水平。

也有机构认为,早前印度央行高估了印度通胀率,并在降息方面过于谨慎,这抑制了印度的经济增长,也成为印度央行与印度莫迪政府之间的核心矛盾。在高压之下,印度央行前行长于去年12月辞职,新行长上任后降息如期而至,而未来降息空间仍然不小。

中国春节期间,全球央行纷纷下调对经济增长和通胀的预测,这暗示着“降息潮”只是开始,澳联储很可能就是下一个。2月8日,澳联储不仅下调通胀、2020年经济增速预期,其主席更是在两天前暗示,下一次议息会议,加息和降息的可能性将更趋于均衡,而非如以往那般强调加息占据上风。

“通胀减速已经是一种全球现象。”罗伯逊告诉记者,中国通胀已回落至2.0%附近,PPI降至两年低点。在印度,通胀率回落至4.0%以下,而去年油价上涨和印度卢比贬值导致通胀预期上扬,这一趋势目前彻底扭转。此外,印尼的CPI也表现出稳定在两年区间的底部。在2018年加息175bp来抵消货币弱势之后,通胀开始缓解。罗伯逊也预计墨西哥央行将在今年降息。

回顾2018年,美元走强、美国利率走高以及油价走强对许多新兴市场来说几乎是一个“致命”组合,这也导致各大央行以不断加息来抵御外部冲击。如今,通胀压力缓解,美联储的态度转变也是一大变量。1月28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向市场发了一封深情的“致歉信”,他称“鉴于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情况,且美国并无通胀压力,美联储会保持耐心”。

“我们早前还认为今年要加息两次(分别25bp),但说老实话,现在来看今年可能只会加息1次了。我们甚至认为今年还要再加息1次都可能比较困难,加息要取决于未来的经济数据,但最关键的通胀数据丝毫没有压力。”法兴银行美国经济分析师谢里夫(Omair Sharif)告诉记者。各大机构普遍预计,今年下半年美联储可能加息1~2次,而2020年将不会加息。

中国宽松政策审慎推进

某种程度上说,此轮亚太宽松周期可以说由中国带头。去年四季度开始,中国的货币、财政政策不断祭出以支持经济,而各大机构认为,尽管这将是一轮审慎推进的宽松周期,但鉴于国内经济下行和全球需求放缓的压力,中国仍将会祭出更多政策。

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几大因素决定了中国经济的触底仍需要一段时间,例如信贷下行周期将在今年上半年持续,“抢出口”对出口数据起到的带动作用将消退,而靠刺激中小城市地产为基础的政策将无法持续,例如建筑机械(挖掘机)等耐用品的置换周期已经结束,而汽车销售的下滑很可能在上半年持续。

陆挺也表示,相比过去的宽松周期,此次基建投资代替房地产挑起了刺激经济的大梁,但因为去年四季度后的时点恰逢严寒和春节,开工情况将受到影响,因此可能放慢政策的传导效应。但他预计,中国经济将会触底,“我们预计在增速压力下,中国有望在今年二季度加码宽松政策,例如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可能迎来更大幅度的下调。”

此外,货币政策也将提供支持。摩根士丹利预计,中国央行将每季度降准100基点,而目各机构普遍预计今年仍将有2%的降准空间。早在今年1月,为了缓解春节对资金面的扰动,央行运用了多种不同期限的流动性调节工具,包括降准、TMLF、国库现金定存招标和大规模公开市场逆回购等。

发表评论,文明发言,遵守法律法规一律通过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