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诸神的黄昏(上)

导读:这个已经没有了伟人的时代,这个草根当道的时代,这个最渺小的人也能发出最强硬声音的时代,这个诸神的黄昏,将会看到一次什么样的落日?我们在经济下行的这一刻,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将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这一次,我们能控制住从未有人控制得住的草根的爆发力量吗?那早已焚烧起来的燎原大火,会烧到我们自己身上吗?

 

——————————  分隔线·上篇正文 ——————————

序章

诸神的黄昏

满清失国的理由,在于由几百万少数民族控制四亿汉人,它完全没有社会动员的力量。终清一朝,满清皇室对汉人都持压制态度。1840年代鸦片战争期间,清廷从未进行过真正的战争动员,几万清兵疲于奔命,进行全国范围的轮防,靠两条腿追着英国人的战舰跑。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不敢:一旦汉人全面动员和组织起来,形成军事力量,那推翻满清朝廷只不过是举手之劳。1851年到1864年的太平天国起义,满清束手无策,总动员令根本就不敢下。只有曾国藩组织湘军,他的学生李鸿章组织淮军,将汉人武装起来,最后纯粹依靠民间武装力量,就将祸乱中国的长毛贼剿个干净。整个过程中,满清朝廷除了添乱之外,没有一兵一饷的助益。

这么看起来,汉人只要动员起来,那绝对有翻天覆地的力量。但是这种动员力量吓坏了朝廷,传统儒生曾国藩又不敢造反,最后逼得曾国藩解散湘军,郁郁而终。此后满清统治的主基调就是打压已经动员起来的汉人,慈禧的主要日常工作,就是和李鸿章怄气。1894年中日甲午海战失败的主因,就在于慈禧坚定的制止李鸿章的北洋系的任何社会动员,甚至朝廷还要把军费抽走去修皇家园林。满清对汉人动员起来的结果,惊惧到了骨子里,即便是1900年八国联军攻入北京城,慈禧西逃,满清朝廷也没有任何全国总动员的打算。于是4亿中国人,就此自废武功,被西方列国反复的蹂躏,毫无还手之力。

中国诸神的黄昏(上)

整个清末的对外战争,都是不对等的战争。中国从未真正进入过应战状态,从未真正的征发士兵,集中资源,来打一场国战。最多就是几万缺乏训练的八旗兵疲于奔命地到处救火罢了,国人基本上就置身事外,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要是有哪个国人脑子一热,动员社会力量掺和一把国战,最大的可能就是被满清朝廷当成造反分子给砍了脑袋。于是就这么几十年如一日地看热闹看下来,在国人的脑子里留下的印象就是:这国家大事,和我就没啥关系嘛。这大概算是国人缺乏社会责任感的起源。

满清压制汉人,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四亿汉人缺乏社会动员力量,难以动摇几百万满族的统治根基,另一方面,满清朝廷也没啥值得一提的武装力量,应付社会动乱的能力很弱。就这么拖到1911年,盛宣怀打算把湖北通往四川的铁路工程收归国有。老实说这个铁路工程原本由民间主办,基本上就是在瞎搞,各路主持的人马全都在贪污,在民间募集了上千万的银子,铁路的影子都看不到,连路基都不知道在哪里。盛宣怀的手段算是强硬,整条铁路收归国有之后,交给外国人主持修建,至少花了钱还能看到路。但是另一方面,他要这么一整,原本的贪污行为就要大白于天下,贪污犯们必须把吞下的银子都吐出来,这下大家都受不了,于是彪悍的四川贪污犯们就开始闹事,把过来查账的官员统统都砍了头,史称“四川保路运动”,这基本上是贪污犯的拒捕行动了,跟什么民族大义根本扯不上关系。结果满清朝廷也没力量镇压,想来想去,好歹从武汉调了点兵过去,没想到武汉又开始闹。然后全国都开始闹,最后的结果,就是统治中国267年的满清朝廷,因为几个贪污犯闹事,就此失国。整个过程看起来,就跟开玩笑似的,基本上就没打仗。然而我们仔细一回顾,这个朝廷根本就没有社会动员能力,当然也没有发起战争的能力。只要乱起来,不管是怎么乱的,哪怕是几个贪污犯公然拒捕,这个朝廷就算是完了。

接下来就是纷纷扰扰的民国时期,一开始当然是北洋系唱主角。这个派系缘起于李鸿章的淮军,算是拥有一些社会动员力量。北洋系自个有工厂,有遍布全国的码头,有轮船,算是建立起了自己的工业体系和物流体系,跟洋鬼子比说不上强大,至少比国内其它力量要强。遵守工作纪律的产业工人随便组织和动员一下,摇身一变就是高素质的职业军人。这都是北洋系的底蕴。所以满清的江山,只能交给北洋的人马,也就是当时北洋系的代表,袁世凯。然而袁世凯的悲剧,在于他也只不过是北洋系的一个代表而已,他无法全面控制北洋系的资源,他旗下的各大军头,各有各的地盘和势力,老袁要下令轮船招商局运一船大麦到陕西救灾,伍廷芳可以毫无理由的拒绝,袁世凯还真拿他没办法。

袁氏当国,就在干一件事:整合资源,提升中国人的社会动员力。可惜这事情不容易。北洋系自己就山头林立,根本整合不动;至于被满清压制了200多年的中国平民,就更加难整合了。曾国藩当时还有大义作为社会动员的名头:保家卫国杀长毛。袁世凯啥办法都想不出来,面对内忧外患一筹莫展,活人都能被尿给憋死。当然他最后确实也是因为肾病被尿给憋死了,算是当时中国人对于自己孱弱的社会动员力的最佳注脚。

就那会,人人都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中国人已经200多年没被动员过了,都疲了,个个都是老油条。敌人杀到面前了,还能动员一把,比如被天平天国的长毛们蹂躏的湖南江西。其它时候,那真是自私自利成性,等闲绝不掺和国家大事,哪怕八国联军打到家门了,照样搬把椅子坐在门口看热闹,顺便还要跟洋鬼子做做生意,卖个茶叶蛋啥的,袁世凯想要在这种僵化的社会氛围之下,完成社会总动员的任务,就像只手想遮天似的,纯属自不量力。他自己的北洋系都整合不来,更别说其它地方的实力派了。所以袁世凯最后打算称帝,以皇帝的名义,获得大义的名头,试试看能不能作为整合社会资源的最终手段,结果各地的实力派根本不给面子,一团散沙惯了,下意识就抵抗整合,看到你老袁摆出一副要吃干抹净的模样,立刻就起兵反抗。所以袁世凯称帝这个事,也谈不上倒行逆施;至于蔡锷起兵反袁,更谈不上英雄。无非就是乱世儿女,寻找救世的手段,各有不同罢了。

袁世凯死后,中国彻底进入一团散沙的状态。那时候的知识分子往国外一看,社会动员模式,有两种:一种是欧美模式,简单说起来就是拥有社会资源的资本家们搞选举,得到最多选票的资本家代表,当然就拥有最大的社会资源,这家伙一声令下,至少投他票的资本家们,愿意出人出力。其它资本家抵抗不了大势,也只能跟着贡献资源。这算是一种精英模式,有文化的有教养的资本家们,靠社交沙龙里的合纵连横,用选票来完成社会动员。另外一种模式,是苏联模式。大名“国家社会主义”,讲究的是充分发动最底层劳动人民的力量,从基层群众开始整合,动员最广泛的民众资源。这家伙要是整合起来,排山倒海势不可当。精英模式之下的社会动员能力,根本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想想就能明白:最广泛的社会动员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每个人都是国家机器的一部分,除了用以糊口的那点资源之外,其它所有资源都能贡献给国家!所以苏联能以一国之力,和整个欧美分庭抗礼。你资本家们的精英模式,能集中多少力量?你能把整个企业都献给国家?你自己不吃香喝辣了?今时今日“国家社会主义”这个词臭不可闻,简称就是“纳粹”,在当时那可是治世救国的良方之一,在全球的知识分子心目中,那真是有震撼性的启蒙意义的。

接下来的中国,基本上就是这两种模式的较量:以国家社会主义为指导的中共,与以精英资本家为基础的国民党,以中华大地为棋盘,以四亿人的命运为棋子,竞夺民心,逐鹿中原。在当时的知识分子看来,中共搞的最基层的社会动员,广泛发动农民,并没有什么不好啊。斗个地主老财啥的,斗完了,大家把他的田地分了,这还没完事呢,接下来就是极其酷烈的税负。在中共占领区,税不是按比例抽取的,而是实施配给制。斗完地主分了田的农民,种出来的粮食,只能按规定的分量留取一小部分用于糊口,其它部分都要上缴。

这社会动员力大得惊人,国民党的老蒋根本上就是望尘莫及。想想老蒋的苦处吧:中国作为一个传统的农业社会,资本家群体根本就不成型,能贡献的资源有限。而广袤的农村的地主们极难动员,资本家政权之下,政府的触角根本吸取不到农村的养分。长年苦于社会动员力太弱的知识分子,面对内忧外患一筹莫展。现在中共如此有效率的动员办法出来,并且成功地搞了好多个根据地,没事还秀一把肌肉,两千五百里长征都死不了,走到哪里活到哪里,国家社会主义几乎就没有适用地域上的限制,有个十天半个月,一通大字报加几次批斗大会,就能最广泛地动员民众集中资源,这赫赫威名,那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所以我们这么回头一看,在社会动员能力上,中共天生就比国民党要强,就更适应我们这个传统的农业社会,适应这个被满清抑制了200多年的中华民族。没敌人就制造敌人,没大义就制造大义。地主老财欺压良民,这就是最好的社会动员理由。这个理由一打出来,自私自利的国人自动就会跟上,上了船之后,才知道接下来的船票,是要用全副身家来买,这时候想下船都来不及了。这个玩法,中共玩得炉火纯青,比纳粹党那套拿犹太人当敌人的玩法要高明得多。犹太人的遭遇现在是人人同情,但是一直到今时今日,中国当年被冤死的地主老财,那可都没能获得一个正确的评价的,那可都还是遭受千人指万人骂的。

然而,国家社会主义的致命之处,在于民众力量的不可控。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但是最后的结果,往往是玉石俱焚。最广泛的社会动员,固然可以拥有最强大的社会力量,但是这种力量一旦成型,就无法自动消散,最终的结果,往往是一场巨大的社会灾难。纳粹动员了整个德国的社会力量,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向全世界宣战,以宣泄力量。而老毛动员了整个中国的社会力量,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发起一次又一次的群众运动,让人民自己斗自己,最后在一次惨烈的文革之中,将中国积蓄了三十年的群众力量,消耗得干干净净。

目前来说,全世界最普遍的治理模式,仍然是精英模式,资本家动员模式。精英们在沙龙里彬彬有礼的博弈,能整合的资源固然有限,但好歹能实现自律,整体可控,破坏力非常有限。而国家社会主义的草根模式,动员能力固然非常强大,然而破坏力也惊人,草根也没有自律能力,一团散沙一旦聚合为沙球,只能是顺势翻滚,将挡在前面的生灵,消灭得一干二净,直到碰到最坚硬的钉子,被撞得粉碎,才会停止破坏。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政府搞经济的方式,仍然是最为传统的草根动员模式。作为全球第一的制造业大国,产业工人是中国制造业兴起的决定性力量。而产业工人中最为庞大的群体,就是中国现在总数高达2.6亿的农民工。这些人怎么来的?这是我们的基层政府,运用最传统的人盯人策略,一个个的动员出来的。改革开放后,东部城市的市长和中西部城市的市长见面,基本上都是谈农民工问题。前二十年是中西部想主动往东部送人;后十年是东部想从西部要人;最近这几年,是西部想把人从东部挖回去。这个国家用群众运动的方式,完成了工业化。搞制造业没钱?用农业补贴工业,农民补贴工人。修桥修路没钱?集中资源!举全国之力完善东部沿海地区的基础设施。哪怕西部穷到一家人穿一条裤子,也要把东部的高速公路网修起来。

中国人也认这一套,几乎是毫无怨言。90年代很多西部的学生第一次走出家门,到了北京上海读大学,出火车站广场一看,当场就能被那繁华给震到呆傻掉。中共的这种社会动员能力,真是让世人震惊。中国因此在第一次产业大转移的浪潮中,迅速抢夺到了最大的蛋糕,欧美要往外转移基础制造业,那真没其它国家可以和如此有效率的中国政府竞争。

然而,我们的问题恰恰在于,用群众运动的形式搞经济,将整个中华民族充分动员起来的结果,就是整个国家都被经济绑架。此前我们动员群众的方式是创造假想敌,改革开放之后,我们的方式则直指人心深处最深处的欲望:共同富裕。我们编造了一个人人都富足的未来,我们用无所不入的宣传机器让每个人都相信未来会丰衣足食。我们使用了最强大的动员力量,将2.6亿的强壮的农民驱离了农田,让他们进入了制造业领域,将他们培养成了有组织的制造业工人,给了他们在城市定居的希望。我们强制无数的国企员工下岗,让他们下海搏浪,经受商业文化的冲击。我们将生老病死统统市场化,让资本的腥臭蔓延整个大陆。我们搞起经济来不遗余力,我们动员起来的力量,远远超越了此前三十年的想象。那么,我们在经济下行的这一刻,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将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这一次,我们能控制住从未有人控制得住的草根的爆发力量吗?那早已焚烧起来的燎原大火,会烧到我们自己身上吗?

这个已经没有了伟人的时代,这个草根当道的时代,这个最渺小的人也能发出最强硬声音的时代,这个诸神的黄昏,将会看到一次什么样的落日?

第一章
纸币时代的终结

自从人类从原始时代进入文明时代之后,商品交易就开始了。早期的商品交易无非是以物易物,尤其是国际贸易,一般都是以物易物形式。中国古代流行的铜币,跨过丝绸之路,进入中东地区,就变成垃圾,阿拉伯的弯刀战士们热爱的可是光灿灿的金币。真正的国际货币的出现,还得等到大英帝国一统江湖,在全球到处建立殖民地,将英国的金本位体系移植给全世界。英格兰发行的金币,是大英帝国征服全球的利器,其地位比今天的美国发行美元还牢靠的多。

拥有全球唯一的世界货币发行权的英国佬,可以躺着挣钱,也就是“钱息”。钱息这个词,实在是能让这世界上稍微有点势力的国家都红了眼睛。发行一枚价值一英磅的金币,金含量可以只有0.7英镑,大家照样信任它的信用,相信可以拿着这枚金币去大英帝国央行换取到足额的金子。这差额部分,就是“钱息”。政府的7毛钱能当1块钱用,这种好事去哪里找?所以英国的全球霸权地位,自从建立起来,就遭遇到疯狂的挑战。法国德国意大利这些欧洲强国至今和英国的关系不好,就是在那个混战时期留下的宿怨。

英国的世界货币发行国的地位,一直维持到了二战之后,美国强势崛起,雄霸天下,成为世界黄金储备第一的国家,取英国而代之。英国就此沉沦下去,现在也是一天不如一天。要注意的是:拥有国际铸币权的国家,挣钱挣得太容易,后果就是产业空心化。躺着铸币挣钱,谁还愿意干实业啊?铸点钱出来做贸易就得了,工厂这种又苦又累的活,还是让德国人去干吧。英国的铸币权维持了足足两百年,其后果就是这个第一次工业革命的起源国,竟然就此变成了一个买空卖空的贸易国,制造业几乎就归零。这种产业空心化文化又影响了它的殖民地香港,使得香港逐渐抛弃了乃以起家的制造业,建立起一种畸形的金融买办型经济体,富了少数人,而大多数港人却陷入无业可就的窘境,对未来充满绝望。

美国从1940年代抢下国际铸币权,维持着金本位的体系,一直维持到1970年代初期,终于支撑不住了。金本位结束的理由只有一个:黄金产量太小,不足以支持全球日益强大的制造业交易需求。1970年代初期,全球的黄金总量也就是10万吨不到,扣掉各种首饰、家庭储藏以及工业需要,能作为货币发行储备的黄金撑死了也就是5万吨不到,其中美国政府的黄金储备只有1万吨出头,按当时的金价计算,也就是价值100亿美元多一点。而当时各国的制造业都在突飞猛进的发展,打完了仗,全世界都在专心致志的发展经济,国与国的交易需求旺盛。对比当时美国过万亿的GDP,英国德国法国各自2000亿左右的GDP,这点子黄金塞牙缝都不够,拿来作为国际货币的信用担保,真是让人笑掉了大牙。勉强维持金本位制度,根本就纯属痴人说梦。所以尼克松总统毫不犹疑地废掉了布雷顿森林体系,宣布黄金与美元脱钩。美元从此作出纯粹的纸币,获得世界货币地位。它的信用纯粹由美国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作为担保,而不再由贵金属储备作为担保。全世界也都欣然接受。美元时代,或者纸币时代,就此降临。

然而,这一次美国人印纸币,与上一次英国人铸金币,有着本质上的不同。整个游戏规则都被颠覆了。铸币权不需要强大的实业基础,贵金属本身就有信用,英国人只要维持住军事力量就够了。印纸币就很麻烦。纸币本身没有信用,它的信用完全依赖于发行国的实力。拿着美元的外国人,要能在美国买到他想买的商品,最好是能买到本国买不到的商品,商品类型越高档越好,商品质量越精细越好。所以拥有国家纸币发行权的美国,骨子里就有往高精尖上发展的冲动,创新是人家的本能。虽然基础制造业被转移到了中国,但是老美从没放弃技术研发这一块,高端制造业始终牢牢的掌握在手中。制造业的最高水准,还是得看美国。1970年代之后,历次工业技术的重大突破,都发生在美国,这不是偶然的。信息技术革命完全是由美国人带领,其它国家基本上是在打酱油,这其实也是一种历史的必然。

这么一看,美国人的霸主地位,还真没法撼动。要实业有实业,要航母有航母,没事就技术革新一把,全世界拍马都赶不上。勉强能在几十里外踉踉跄跄跟着的,就成了二流国家,比如德国和日本。中国大概在百把里外旁若无人的原地踏步,拿着基础制造业堆泥巴玩,看看身边没有其他人和它抢泥巴,高兴得要命。这就是新世纪的国际局势。

然而麻烦在于,印纸币有它的天生缺陷:纸币总额有上限。美国政府不能无限制地印钞下去。纸币这个东西,本质上其实就是政府发行的债券凭证,用政府信用为它的购买力做背书。在发行机制上,就是美国政府向美联储借钱,美联储印出一笔美元交给美国政府。美国政府以后收到了税,就要把钱还给美联储。这么一看,美元的上限,就是美国政府印钱印到还国债利息都还不上的时候。现在美国国债总额接近18万亿,其中最主要的5年期国债利率大概是1.5%不到,这样算起来,每年要还的利息超过2500亿。而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收入也就是2.8万亿左右的规模,拿出其中近1成的收入来还利息?那真拿不出来。在奥巴马执政的这些年,年年都是巨额赤字财政,2013年的财政赤字更是高达万亿。唯一的办法就是印新钱来还旧钱。这个印法是恶性循环,纯属往政府的债务炸弹里添火药。

到了这一刻,美国人也想不出好法子。联邦政府的预算案危机都爆发好几次了,美国两级议会看着预算案里的赤字就犯恶心,每次都不肯干干脆脆批复,先拖着,一直拖到实在拖不下去了,政府都要关门了,才捂着眼睛批上几个月的钱。总之,逼着奥巴马政府改善财政,消灭赤字,已经是美国上下同心,不得不为的事了。所以,美国要自废武功,弱化自己的国际货币地位,鼓励美元和产业回流,这也是势在必行的事。2014年以来这种趋势日趋明显,仅仅看一个数据就够了:2014年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赤字锐减,不到5000亿,是08年以来的历史最低水平。

但是世界各国现在全都傻了眼。全世界的国际贸易,有8成都使用美元结算,现在你美国说不玩就不玩了,让其它国家情何以堪。没了美元,大家连怎么做生意都不会了。但是美国人也没办法。国际货币地位虽然很快乐,但要是债还不上,国家信用崩盘,那更可怕。在这种威胁面前,印钱的那点甜头都可以舍弃,美联储对此从不隐晦,从来都是明明白白:世界经济衰退和我美国没关系,只要美元回流,我这边能撑住就行。国际经济的繁荣稳定根本不在美联储的考虑范围之内,美元也绝不承担这样的义务。未来怎么样,你们各国都看着办。

二流国家的应对办法很明确:你美国停止印钱了,我来印!好歹我也算个二流,信用多少有一点。所以欧盟和日本的央行都在搞宽松货币政策,目前看起来还能苟延残喘,算是绝望之中不是办法的办法。绝大多数的贫穷国家其实根本就没办法,只能等死,经济一个接一个的崩盘,说起来都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委内瑞拉这种国家已经惨到要当裤子的地步,欠的债根本没钱还,打算出让国土还债。俄罗斯试图牛逼一把,逆天改命,重振雄风,以军事大国的地位建立卢布的信用,抵抗美元回流的威胁,于是悍然入侵乌克兰,结果几轮国际制裁下来,被整成了猪头,卢布跌成了渣渣,现在对美元的汇率是65,一年内贬值了50%。2014年所有的新兴国家的货币都在贬值,普遍贬值10%以上,只不过和俄罗斯卢布的惨况比起来,没那么明显罢了。

这就是目前的国际经济大势:纸币时代要走向终结,美元要回流,新的国际货币根本就出不来。恢复金本位纯属扯淡,黄金的总量太少,根本承担不起国际货币的地位。眼看国际经济的游戏规则就要改变,一场大变近在眼前。要说这场巨变能和平度过,我自己就不信。除非目前这些等死的国家,包括俄罗斯,全都乖乖地一直熬到饿死。以人性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事。

就目前的情况看起来,唯有中国,好像置身事外似的,人民币汇率岿然不动稳如泰山。虽然中国的宏观经济也是惨淡萧条得不行,但是外表看起来,这个国家竟然好像抵抗住了美元回流的威胁。这个搞了30年经济总动员的国家,似乎比其它所有新兴国家都要强。现在我的问题在于:我们真的能以全民总动员的方式,抵御纸币时代终结的风险吗?

未完待续 —— 中国诸神的黄昏(下)  http://www.blackeep.com/672.html

发表评论,文明发言,遵守法律法规一律通过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