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直播从生到死:沉默的王校长 离去的众生相

(原标题:1286天,熊猫直播从生到死)

澎湃新闻记者 沈文迪 实习生 张慧 孙雪

3月18日,这是网传熊猫直播彻底关闭服务器的日子,距离其官方微博发布告别消息和熊猫直播COO张菊元发表内部告别信,已经过去了十天。

最后的告别信。网站截图

这天的北京望京SOHO大厦和往日没什么不同,王思聪在这租了三层楼作为熊猫直播的办公地。潘石屹说,熊猫直播的租金交到3月底,没有欠租金,马上搬走了。

下午五点多,前熊猫直播CTO黄欢开着手机直播来到18层,玻璃门上已经被贴上了封条,透过门可以看到前台灯光昏暗,一个白色的招财猫依然在前后摆动着爪臂。

偌大的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办公椅被凌乱地堆放在一起,过道里贴着几张写有“离职办理、设备归还”的A4纸。办公桌上空空如也,只剩下工牌、电线和各式各样的鼠标垫,地毯上散落着纸片和垃圾。

黄欢用的还是熊猫直播,直播间名字叫“我生的小熊猫,我也负责送”。在他办公室的白板上还留有“流浪熊猫”的字样,那是他最后一次给大家开会。

在他回忆往事的间隙,一条弹幕闪过,“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含着金钥匙出生

“朱楼”起于四年前。

2015年9月5日,在深圳举办的《英雄联盟》四周年庆典迎来了一场明星表演赛——周杰伦战队对阵王思聪战队。两边都集结了明星艺人和职业玩家。等进入游戏比赛画面后,观众们会发现王思聪战队队员的游戏ID前缀均为“潘达踢威”。

当时23岁的史元(化名)在荧幕前看完了这场比赛,直到三个月后他加入熊猫直播才知晓,原来官方活动中不允许出现广告,王思聪便给“PandaTV”取了个谐音。

那天虽然王思聪输了表演赛,但也正是在这天,王思聪在微博上宣布,“请关注我个人担任CEO,即将上线的直播平台PandaTV。”

熊猫直播从生到死:沉默的王校长 离去的众生相

王思聪在微博宣布担任熊猫直播CEO。

这条微博一出,当时网站首页还只有一张图片的熊猫直播,此后每天都有100多万的访问量,这让后来的COO张菊元倍感压力。

工商资料显示,熊猫直播运营主体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7月,注册资本1.55亿元;2015年10月,熊猫成立北京分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张菊元。

其中,熊猫互娱公司40.07%的股权由王思聪的公司持有,在熊猫互娱公司的备案信息中,王思聪为该公司董事长。“可以说,我既是熊猫TV的首席产品经理,也会是熊猫TV的第一个主播。”王思聪接受“新浪游戏”采访时说。

说起取名叫“熊猫”,有人猜测王思聪的初恋女友外号叫熊猫,也有人说其实很简单,仅仅是因为王思聪在四川待过一段时间,他很喜欢熊猫。

2015年10月20日,熊猫TV公测,王思聪的直播房间号为10000,10001是测试人员,双号官方保留,10003为电竞选手“炉石星苏”。随后,大批电竞选手、游戏解说、演艺明星和无数怀揣着直播梦想的普通人入场,和熊猫直播共同投身到资本和娱乐的狂欢之中。

熊猫直播被称为是“含着金钥匙出生”,史元对此有着自己的理解。

在2015年底,本科毕业一年、酷爱游戏产业的他受到朋友邀请,前往上海参加熊猫直播的面试并被录用,负责运营和推广。

他认为,王思聪的个人品牌效应就是那把“金钥匙”。“他发一条微博,抵得上百万级广告费。”史元说。

熊猫直播甫一上线,接连从斗鱼直播平台签下几位顶级流量主播,包括英雄联盟玩家小智、若风;其次,炉石、魔兽、DOTA等游戏阵地的知名主播也纷纷入驻;女主播方面则有韩国女团T-ara、尹素婉、周二珂等加入。

张菊元曾在2017年4月接受自媒体“直播榜”采访会议,在2015年开第一次产品会议时,他列出了自己认为具有高价值的大主播,提议将他们收拢过来。但王思聪重新列了一份名单,并解释“PPT中的数据都是几个月前的,这些人现在还能排进前十的也就3个左右。”

接着王思聪告诉他,新主播名单中的百分之六七十,已经被他签约到熊猫了。

除此以外,依托王思聪的个人关系,林俊杰、鹿晗、陈赫、林更新、Angelababy等明星频繁站台。赛事方面,巅峰时期的熊猫直播还曾拿下过如PGL(电子竞技职业选手联赛)、SLI(绝地求生)等重要赛事的独家版权。

王思聪麾下的熊猫直播从一开始就不惜资本,势要将熊猫直播打造成一家能与斗鱼、虎牙分庭抗礼的直播平台。

“当时来熊猫第一个印象,就是有钱。”史元说,当时他从位于三线城市的老家来到上海,身上只带了一个包,装着换洗衣物。在被录用后,人事告诉他过来的车费和住宿费均可报销。不仅如此,谈及薪资问题,对方开口就问,“你想要多少?”

史元愣住了,刚到大城市的他还略有自卑,他唯唯诺诺地报了一个6000,对方立即就答应下来。如今回忆起来,史元开玩笑地说,当时是不是应该再喊高点?

烧钱大战

时间来到2016年,首先让史元难忘的,就是公司年会。

当时熊猫直播北京和上海两地的员工加起来约200多人,全部飞去海南参加年会,住在万达希尔顿酒店,每个人的房卡上每天有一定额度用于消费。

史元记得很清楚,那年的海南是十几年来最冷的一天,到达那天还是阴天,所有人都穿着羽绒服。但在年会会场,气氛因为王思聪的挥金如土显得十分热烈。当时的官微小编抽中一台苹果手机,转手就在微博上抽奖送出。

6月,熊猫直播迎来的前IG战队职业选手PDD,成为了后来的平台一哥。当问起PDD的年薪是否能达到1000万时,史元摇了摇头,“少了……”

王思聪在2011年开始组建职业电竞战队,大幅度提高了行业的薪资,而此次入场直播行业,同样也把主播的薪水提升到一个新水平。“一开始主播都在YY直播,斗鱼出来了,提高了一波身价;熊猫进场,又提高了一波身价。”史元说。

除了支付主播巨额薪资,公开数据显示,规模较大的直播平台,每月的带宽费都在千万级别。业内人士估计,熊猫直播的峰值访问量可能超过500万人,带宽年成本约在4.5亿元量级。

好在当时的熊猫直播还有投资进账。

2016年9月,熊猫直播完成6.5亿元A轮融资;第二年5月,熊猫直播又获得10亿元B轮融资。当时的新闻稿称,熊猫直播月度活跃用户规模达到8000万,月度活跃主播数超过15万,直播内容覆盖游戏、娱乐、综艺等多个领域。

据云投汇数据,截至2016年11月30日,全国共有31家网络直播公司完成36起融资,涉及总金额达108.32亿元,因此有人把2016年称作“网络直播元年”。

而到2017年,游戏直播行业基本呈现斗鱼、虎牙、熊猫三家独大的局面。此时烧钱大战依然在持续,要想在同质化竞争中脱颖而出,熊猫直播还需要烧更多钱。

2016年7月,一档叫《Hello!女神》的真人秀先后在熊猫直播和腾讯视频上线。

《Hello!女神》海报。图片来自网络

张菊元在接受“36氪”采访时曾说,最初王思聪提议要做《Hello!女神》时,全公司上下没几个人同意,包括自己。理由很简单,“太贵了。”

但最后的结果证明,熊猫直播选择自己策划、制作节目内容,不仅为平台取得口碑和收视的双丰收,还给平台带来了除了游戏玩家之外的泛娱乐用户群体。

此时张菊元为熊猫的未来铺好了路,“现在的直播平台,要么做大而全,要么做秀场,但熊猫和它们不一样,我们的差异化就在于:我们要去做精品内容,这是我们已经验证过的一条路。”

全程49天参与了这档节目制作的史元对此感同身受,“首先,节目有王思聪的加入意味着关注度,其他节目请都请不到;另外我们当时还和其他视频点播平台(腾讯视频、芒果TV)合作,进一步扩大影响力的同时我们也能学到很多。”

让史元意外的是,当时参加这档节目的两位女选手曹婉瑾和陈姝君,近来因为一款叫做《隐形守护者》的游戏再次走红。

史元曾和曹婉瑾在线下有过一面之缘,当看到她在斗鱼参与活动时,史元觉得惋惜,“熊猫没有把她们留在自己这,没有纳入自己的培养体系,没有成为平台自己的造血部分。”

由盛转衰

单纯从主播培养的角度来说,熊猫直播有失也有得。

史元说,熊猫直播每年都会参加在上海举行的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简称ChinaJoy)。别的平台请的showgirl(展示模特)可能费用在每天1k~2k,而王思聪给出的价格永远要翻两三倍,每年都会有一些showgirl走红,被平台签下成为当红主播,比如叶知秋、柴郡猫喵呜等。

而更为人所知的,王思聪麾下的电竞队员也在熊猫平台直播。2018年11月3日,当IG战队在韩国仁川举起英雄联盟S8全球总决赛的冠军奖杯时,队员们的队服上左胸是队标,右胸上即为熊猫直播LOGO。

然而用户们慢慢地发现,原本清爽、简洁的熊猫直播界面,也开始有广告出现。人们开始发问,熊猫直播到了打广告赚钱的地步了?

对此2018年10月张菊元在接受“全天候科技”采访时表示,公司2018年表现良好,已经基本实现盈亏平衡,计划最早于2019年上市。

同月张菊元还接受了“36氪”的采访,表示熊猫未来会与国内外大型赛事和各路电竞明星长期合作,推出具有专业制作水平的节目,诸如《电竞不凡》、《PandaKill》等精品节目。

此外,张菊元还提到熊猫将在游戏领域找到适合平台发展的主播,加大对有创作内容潜力的主播的培养。


www.cooleapp.com

发表评论,文明发言,遵守法律法规一律通过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