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曹园”事件始末

“曹园”事件有了调查结果。

3月26日深夜,调查组进驻“曹园”后的第7天,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专项调查组公布调查结果:牡丹江“曹园”违建问题初步查明,涉事企业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存在违法采伐、违法占地、违法建设等行为。牡丹江市责成涉事企业即日起开始自行拆除违建。

至此,延烧逾一周的“曹园”事件正式有了官方结论,其“违法采伐、违法占地、违法建设”的性质也被正式确认。

尘埃落定

3月26日深夜,新华社的一条新闻稿给“曹园”事件正式定性,也宣布了“曹园”这一违建的最终命运。

报道指出,涉事企业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存在违法采伐、违法占地、违法建设等行为,牡丹江市责成涉事企业即日起开始自行拆除违建。

报道详述了“曹园”自2006年以来申报及违建的全过程。调查组初查,涉事用地坐落于中国农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牡丹江军马场施业区,林地权属为国有,在全国林地保护利用规划中为三级保护林地,属于商品林,不属于自然保护区和国家重点公益林区,经审批可以利用。2006年黑龙江超越森林公园有限责任公司申报了森林综合保护及观赏项目,取得了2.7667公顷使用林地审核同意书。2009年11月,黑龙江省文化厅批复同意筹建黑龙江曹园博物馆。2012年该公司更名为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同年,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申请建设曹园文化旅游区,并由有关部门履行了部分手续。2012年12月,《牡丹江市曹园文化旅游区总体规划》获得省级批复,牡丹江市予以支持并列入工作计划。涉事企业在未取得合法手续的情况下,违法采伐、违法占地、违法建设,2006年至2018年,共违法采伐林木1416立方米,违法占用林地19.05公顷,违法建筑面积9492平方米。调查中未发现建设高尔夫球场和狩猎场。

调查组提出,对已建成项目要坚持依法依规、实事求是、区分情况、分类处置的原则,对已确认按法律规定必须拆除、无法通过改正措施消除影响的16处建筑物和构筑物,责令涉事企业立即自行拆除并尽快恢复植被;对与项目功能密切相关或具有公益属性,且对生态没有影响或通过改正措施能够消除影响的,责令涉事企业限期整改、补办手续,如逾期不办,责令其拆除。

事实上,早在调查组宣布初步调查结论的前一天夜里,“曹园”正门口也已连夜施工,摘除了硕大的“曹园”匾额,提前宣告了这座违法建筑的命运。

“曹园”存在“违法采伐、违法占地、违法建设”,其后就需“追责”。

据新华社报道,调查组介绍,现阶段已初步认定相关部门和中农发集团牡丹江军马场部分工作人员涉嫌失职失察,建议依法依规严肃追责,同时根据进一步调查结果,追究涉事企业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违法责任。黑龙江省委省政府督查组表示要严肃督查,不论涉及哪个层级、不论涉及什么人,都要一查到底、严肃问责,并要求汲取教训、举一反三,杜绝此类问题再次发生。

贷款疑云,五行生“金”

调查组的结论宣告“曹园”主人曹波“惹上大事”了。

曹波是黑龙江牡丹江人。在曹波老家牡丹江市阳明区桦林镇街头,很多老人都知道曹波、“曹园”,以及曹波曾经的工厂——黑龙江天轮钢丝厂。

一位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记者透露,当年曹波这家钢丝厂的生意不错,其时他在牡丹江市城郊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贷款4000余万元,而2011年的时候,曹波将钢丝厂以物抵债,核销了4000余万元的贷款。

这位知情人士称:“这么大笔的贷款能够用这个值不了什么钱的工厂核销,当时谁给批的贷款,谁办的以物抵贷,凭什么以物抵贷,曹波当时有钱为啥不向他追债而要以物抵贷?”

澎湃新闻记者随后联系到牡丹江市城郊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委托的拍卖公司牡丹江信诚拍卖有限责任公司,该公司负责黑龙江天轮钢丝厂的拍卖工作。据一位业务人员介绍,黑龙江天轮钢丝厂现在拍卖价4000万元,包括1万余平方米的建筑面积和4万余平方米的土地面积。当时抵押了约4200万元,现在的拍卖价格已经低于本金。

当记者询问去年该厂的拍卖是否流拍时,这位业务人员表示:“对,去年也这个价。这个卖了好几次都这个价,没降价,不能再低于本金了,低于本金没法卖。”

“牡丹江曹园”事件始末

如今破败的黑龙江天轮钢丝厂

如今7年多过去,牡丹江市阳明区裕民路168号还是黑龙江天轮钢丝厂的厂址,已变成一座着实破败不堪的工厂。澎湃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迎街的那排厂房上原本立有“黑龙江天轮钢丝厂有限公司”11个红色大字,现在“黑”字已倒下悬于墙外,“江、钢、公”依稀可辨,“丝、限、司”已不见踪迹,仅“天、轮、有”保存完好。因为房顶的积雪融化,厂房内多处漏水,掉在地上的水有些结成冰还未化尽。钢丝生产线已经十分破旧,一些轿车也因为停放多时满是灰尘。

工厂看门的夫妻告诉澎湃新闻,这座厂房之前是曹波的,现在归当地信用联社管。

“天眼查”上的信息也印证了这一说法。澎湃新闻记者查询发现,黑龙江天轮钢丝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4月23日,企业法定代表人苏林芳,经营状态吊销,经营期限为2007年至2011年。公司监事为曹波妻子齐桂玲。而苏林芳现为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监事。

黑龙江天轮钢丝厂逐渐被放弃的同时,曹波在上海的钢丝厂生意却越做越大。而“曹园”事件后,多年前曹波和双钱集团原董事长范宪的关系也再次被挖掘出来。

《上海国资》杂志2009年刊登的《从大佬到囚徒:“狂人”范宪变形记》一文中写道:曹氏父子所有的上海天懋钢丝销售有限公司为双钱集团多年的供货商。2003年,范宪在担任双钱股份前身轮胎股份以及上海轮胎橡胶如皋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时,曹波以探病为名,给其送去了2万元钱。2005年5月,曹波之子曹超以过户费名义送给范宪贿赂款33万余元。2007年夏天,因为范宪妻子的一句话,曹家又用黑色拉杆箱送去数百万元现金。范宪的女儿在德国读书,还不会开车,曹家就送去一辆保时捷跑车。

该文指出,曹氏父子在资金不足的情况下向范宪寻求帮助。2006年8月,范宪接受曹氏父子请求,以支付胎圈钢丝预付款名义,将双钱股份流动资金3100万元划至天懋公司账户,用以收购上述“高管持股”。当年11月,上述款项用货物陆续冲抵还清。

适时曹波长子曹超与范宪女儿是恋爱关系,范宪被判无期徒刑入狱后,曹超和范宪女儿的婚事便也不了了之。


www.cooleapp.com

发表评论,文明发言,遵守法律法规一律通过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