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变(二)——上市公司和产业资本篇

上篇《谍变----正在成熟的中国股市》聚焦监管方面,发文后,认同寥寥,反对意见居多,这也正常,因为仅从每一个阶段看出去,监管的举措,确实很不得人心,我只是改变了一下视角,把时间线拉长,结论便不同了,其实监管者诸多所为,本身就是在革自己的命,割自己的肉,所以别指望他们能手起刀落,直接就把要害给你切下来,在保命的前提下,一点点挪动,和投资者拉锯,向旧势力妥协一大步,然后向先进迈出一小步,不过只要方向正确,则蓄积跬步,终可至千里。

一个完整运作的资本市场,是由监管者、上市企业与投资者三方组成的,说过监管问题,本篇的主题是上市公司。

和那时中国没有富人的情况一样,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中国其实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公司,有的只是国营大厂或者形形色色的各种单位,公司这个词本身,就不是计划经济体制的东西,公司的定义是:依法设立的,全部由股东出资,以营利为目的的企业法人,这里面的依法、股东和出资几个关键词,都不是上世纪末中国社会和产业界所完全具备的,所以中国股市最初建立,目的非常简单,就是一个融资工具,至于对资本市场的各种高级功能和更为巨大的社会推进意义,认识度为零,邓小平说过,股市这东西,我们社会主义也可以用,可以试,不行就关了么;这话有它的时代局限性,不过相比之下,在那一代人里,邓是开明的,可同时这话也反衬了那个年代的粗暴无知和水平低下,国家最高层领导也不例外,因为资本市场的核心之一是民主社会信用体系的重要组成,涉及千家万户,开关与否哪里是谁谁一句话可以儿戏的?而为某个主义服务的认识,也是一种矮化甚至无知,因为资本市场,它不是为某个主义服务的,人类发展至今鼓捣出来的所有主义,都远不及资本市场推动生产力发展来的那么实干,那么作用和意义巨大,事后的事实也证明,落地中国的资本市场,它不是来服务你的主义的,它根本就是来改造你的,这种利用和反过来被改造的关系,在资本市场建立之后的二十几年里,进行的如此具有戏剧性,如果了解全部的过程,不得不令人惊叹,股市这个活物,这个绝顶聪明的创造,真是人类发展史上的一大奇迹。

从满眼计划经济体制下的企业和单位开始,到逐步进行股份制改造,不断上市,走到今天,中国产业界在资本市场的助力下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国营体制的股份制改造,这在开始是拿小型的,国家负担比较重的国企来做的,本质上就是一种撂挑子,因为他们并不否定企业国有制是低效率的,所以拿出来交给资本市场是当时的政府利用股市的最大动机,国企太多,涉及面太广,经营业绩太差,政府根本管不过来,所以先行把一些不那么国计民生的,不那么掌握国家重大资源的,尤其是担负就业多,经营不那么好的企业,搞一个股份制改造,法人股,职工股等等,推给资本市场,让全民来买单解困,所以朱镕基时代,就直接说股市就是为国企解困服务的,当时的报纸大标题就这么写,所以可想那时上市公司的质量,今天这样的公司来IPO,或者哪个领导敢这么说,岂不是要立即被打爆狗头,还要被踏上万只脚的?!时代的进步,一个细枝末节便可窥一斑。

在这个阶段,政府想的是,鸡零狗碎你们拿走,去上市,去让给民营,去让外资改造兼并,朱镕基说:关键在于经济命脉,至于那几个汉堡包,几个胶卷,头发夹子,你搞几个外资又有什么关系呢?在这个思路下,中国的民营和乡镇企业,以及一些早期进入中国的外资企业,在没有什么束缚的情况下,迅速发展起来,在税务政策上,政府的做法是减免对国企收税,对民企和个体户加大税收,却想不到实际所得短短三年就翻了数倍,中央财政收入连年大增,好比一家有二儿一女,老妈最看好老大,处处照顾维护他,老二赶出去自谋生路,老三女的,爱死不活,让女婿进来养活,结果几年下来,这个家的财政,主要来源竟然是老二和老三提供的,老大是命脉,要扶植,之后的结果,是占尽各种优质资源,而对家庭付出多少,不重要,因为老大认为,我占据重要资源,就是我存在的全部意义。

这个阶段上市的企业,质量可想而知,但是它做了股权上的改制后,性质变了,由死变活了,公司的经营,在这个情况下充满了很多变数,如果原来的老路走不通,股权流动,会带来项目流动,也带来资金的流动,那时代的一个造富故事,某某知道未来某上市公司可能要引进一个项目,于是背上一麻袋钱,找到上市公司那些呆在穷乡僻壤小城镇的职工,从他们手里相对低价(对职工有溢价)收购职工股,然后藏起来,等待这个项目在资本市场兑现,一旦成行,十几倍几十倍的利润即可到手;后来的法人股大王刘益谦,本质上也是这种套路;通过这个过程,一些企业确实在资本市场的助力下完成了解困,找到了突围的方向;同时由于退市制度基本形同虚设,许多本产业彻底腐烂的企业通过卖壳完成了改造,ST神话,虽对资本市场伤害巨大,但是放在中国的背景下,它居然还曾有过一点点正面的意义,因为每一个上市企业背后,是一大堆要吃饭的嘴和要工作的双手,整个社会发生那么大的变革,不可能都那么绝对的把这些人推向社会,包括初试资本市场的投资者,几乎全部是个人散户,机构投资者稀少,个人承担资产清零的能力太弱,卖壳重组可以解决上述所有问题,不过走到今天,这个事情的正面意义已经全部为零,全部是负面元素,所以不再会持续下去,经营失败很可能就将面临资产清算退市的结果,这是必然的发展路径;

因此,在第一阶段,大量上市的是一些资质平平甚至很困难的地方国企,初衷是利用资本市场,但是资本市场特有的魔力对其中很多企业做了改造,而且改造后迸发的活力令国企央企侧目,同时这个阶段,民营企业和各地的集体所有制企业也在股份制改造后上市,2004年专门服务于民营企业的中小板开市,因为诞生并成长于市场经济,中小板出了一大批实力不菲的企业,给投资者带来巨大的收益,并在后来的指数表现上,基本和中国经济发展的速度同步;其实走到这一步,整体中国产业界已经过渡到了第二个阶段:全面资产证券化。

在用了不那么亲爱的破儿子试水资本市场之后,产业界部分人尝到了甜头,也看到了奔头,所以在朱镕基时代被重点豢养的命脉大儿子们,在集中了优质资产,优质渠道,优质产业占位之后,也跃跃欲试,着手进行股份制改造了,而且改造以后的目的,也是要上市的,这时候的资本市场,在政府眼里已经不再是开始时那么小儿科了,但是利用资本市场的意愿和认识还是没有变,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是重视融资,轻视回报,二是让那么巨大体量的国企央企股强势的占据指数权重,想把它做成操纵杆的架势,这是典型的计划经济思路,他们不懂,一个企业一旦上市,就是公众公司,虽然这些特殊企业属国有,但是对他的评价体系,却是公众的,它的好与坏,生与死,资本市场自有一套评估系统,他们以为多年栽培了一组占尽优质资源,垄断主要市场,在行业内几乎一手遮天的的企业,拿出几个表面风光的数据,就可以冠一个蓝筹股的名头,资本市场定会另眼相看了,实际上一旦涉及到真金白银,各方面立即放弃所谓的主义和媚态,而用上最纯正的资本回报估值原则来衡量一笔资产是否真的具有投资价值,否则我们很难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