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颖:考验人性底线特别傻逼(下)

( 接上篇:http://www.blackeep.com/938.html

很多投资人在这方面想不清楚,总是想去考验人家的人性底线,这真的很讨厌,而且特别傻逼。投资界里面这类的傻逼特别多,我不知道今天在座的有没有同行,但就算有同行在我还是会这么说。

作为创始人你们也要要求,今天在路上我和一个朋友聊天,融资5000万美金pre,全部加起来2100万想要投他。他问我怎么办,我说你套现300万美金,全部钱都要。他说不知道怎么去跟董事会讲,这几个人都很强势。我说,那你就关门,公司是你的,决策是你的,你都不会跟他们沟通,去要求觉得是正确的东西,长远公司发展也不会好。

他说,我不需要那么多。但你不需要那么多,有可能你下面三四个人需要。去温柔的强势,把自己的观点客气地表达出来,尊重那些“投资人”。但目的老子就是要这个钱。不可能每一个人都把钱在珠峰的顶端赚到,肯定是一个过程。我在营地一、二或者三、四都可以套现一下,很重要。口袋里没钱,你就没底气,这就是一个黑跟白的逻辑,也跟未来公司的成功成正比。

张颖:考验人性底线特别傻逼(下)

我觉得今年融资环境不会崩盘,但投资机构会越来越挑剔。越来越多的钱会聚焦在所谓独角兽公司,比如说滴滴快的、微店、饿了么找钢网、e代驾等等。天使和A轮依然会火爆,1亿到10亿美金之间的估值我很担心。因为有一些公司其实会融不到钱。但不管怎么样,我自己觉得今年A轮人民币的流动性,融资方面问题不是很大,但紧迫性还是要有。

从美金基金的角度来说,所有一线基金的节奏从春节前就在快速放缓。我们1月到4月份投的项目是去年同期四分之一都不到。去年大家几乎都疯掉,投到鼻子流血。我们去年投了八九十家公司,今年按照这个速度全年三十家都不到。我不是说再融资,是说新的投资。

跟美金基金打交道,需要更加高效,更加打动他们。他们现在都在变得谨慎,口袋里的钱都花光了,马上出去融资了。有可能这一段时间,对美金来说难度会是比较大的。

接下来聊一下O2O。

58最近做了三个案子全部是我们投的公司。收购安居客,投资e代驾。e代驾现在每天能做到十多万单,完全能再看到十几倍的空间。虽然也有很多出行公司杀进来,但即便是巨头,他们也都还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而且需要网络效应。这场恶战会看出谁更值钱,也是e代驾凤凰转身的机会。

阿里百度都准备自己做外卖。我曾经跟张旭豪说总要打这场仗,如果输了不过就是失去你的所有,回到0的状态,这也是创业的常态。赢了,你的估值就是加一个零再乘以二到三倍。现在证明我说的是对的。

在不到店、上门交易的O2O这一块,说一说逻辑。我们觉得稍微低频一点的买卖,像月嫂、保洁或者说线下的整合,只要创始人把这个逻辑已经完全打通了,虽然低频,但客单价单次比较高,有口碑和延续性,对我们来说估值合理,我们闭着眼睛投人民币,A股上市也会非常好。

以后我觉得,很长一段时间A股公司收购、借壳的标的是游戏公司、影视公司。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各行各业都会有几十家O2O公司,他们达到一定的营收水平和利润,有可能是京东的千分之一、百分之一的,都有价值,都能被资本和A股上市公司消化。当然这个不是一个创业的逻辑,这是一个投资人的逻辑。

所以我们一般内部对高频、中频、低频,哪个细分行业后期测试长等等,有自己一套比较严谨的思考。比如汽车,我们选择了智能停车,看一看能不能吸流量,变成垂直入口,再期待大一点的东西。

今天有巨头存在,对很多创业公司来说是越来越困难,山越来越高,路越来越陡。但走的路和以前不一样,如果在细分领域快速建立起自己的影响力,跟上节奏,变成中型公司,十家中型公司必然有一两家有一天冒出来,给巨头某一个细分的部门一定压力。

有些O2O要往三四线城市下沉,再把地域化做精。O2O创始人上来要想改变行业和世界比以前难十倍,不是说没有可能,难度更大了。真正要思考的是在大环境里怎么单点突破,生存下来,并且活的很滋润,巨人也搞不了我,再寻求下一层更大的发展。公司生存下来,服务好你的用户,中国一个小城市也有几百万人的用户,服务好他们,公司本身就非常有价值。

最后想花一点时间,聊一下工作和生活的平衡。

在这个方面我自信比很多人都做得好。就是这个周末,就有三个创业公司的老总跟我聊天,他们都主动和被动的需要休息两周,身体多多少少都出了一些小的状况。基本上都是被动休息,甚至要做小手术。

我觉得这个话题蛮关键的,是今天最重要的话题。对每个人来说,没有健康的身体,谈何职场上的辉煌,根本谈不了了。

你今天看任何行业的大佬们,都是一个自然筛选过程。最顶尖的那些人身体都比较好,抗压能力比较强,工作节奏都是其他人觉得比较奇葩,不能理解的,比如马云、李彦宏、刘强东。这是一个自然筛选的过程。可能有些人的能量,做的事情不比他们弱,但身体的原因或者节奏的原因跟不上。

我的工作极限差不多一个月,如果不出去我就觉得工作效率直线下降。当然每个人情况和条件都不一样。但我自己觉得一定要争取时间,一定要争取平衡。每个人都有自己降压的方式。

我是摩托车、徒步、看书、看碟,稍微宅一点。对我来说有很大的作用。

我工作和生活的切换非常无缝。比如说出去十几天,骑摩托车回来,半天之内进入工作状态,过了一两天觉得之前出去的事情发生在十年前,根本是很遥远的事,可以专注工作。

我的工作从九点半、十点开始,可以工作到晚上一点、两点。非常高效,我在工作的时候会尽量避免在外面出行,我没任何饭局和聚会、社交。我不习惯跟太多人交流。我自己工作外面的群大概是三到四个。到我们这个年龄都在拼命透支自己的健康,大多数人不是为了绝对值财富的积累,更多是成就感。真的想做一点事,是不容易的。

在健康方面为了自己和家庭,为了公司的员工,你们都是掌舵手,每个人都是每一艘船的船长,在这方面还是要注意的,要有意识去调整。

我甚至跟我的同事在公司讨论,是不是办公室变成站着工作,这在美国很流行。我现在只要有机会,就走一走,不要在办公室和酒店,哪怕是去楼下转两圈走走路也好。我觉得多走路很重要,这也是一种运动。

另外,饮食角度,我永远都吃到七成饱就停筷。中饭之后留20到40分钟午睡,充电。给我睡20分钟是新的开始,我刚才从天安门过来开另外一个会,在车上跟我的同事说,我睡一会儿,要不然会犯困。

很多东西最难的是意识。你去看行业里面所有牛逼的人,刚才我们说的马化腾、马云、刘强东,再往下层说58的姚劲波,去看傅盛,一天到晚打了鸡血一样。从早到晚保持活力和斗志,这个就是一个自然选择的过程。如果他们有一切,但没身体健康,今天也到不了这个位置。

很多时候是意识,怪不了别人。不能说工作太忙,节奏太快,没有办法。

这是扯淡的。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你怎么找到一个平衡,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也不需要过度的锻炼。好像每周两三天,你的心律达到一定的频率,二三十分钟就够了。

大家在融资方面或者大的趋势方面,有什么具体问题?

陈英育提问:拿到天使轮和A轮以后,每一个阶段企业的存活率是多少?

张颖:我没有太多关心这个。我们自己到现在投了230家公司。到今天为止七年多我们血本无归八家,行尸走肉十家。这么算来我们不到10%的公司,不超过20家,最后是没好结果的,也不用考虑那些钱,我也不会追回来那些资本。我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最好的公司上,但我们这个比例不代表其他人的比例。我知道我们这个比例存活率远远高过很多其他的机构。

曹学武提问:市场对2B的语音平台怎么看?

张颖:我说一下2B,今年我觉得是企业服务类公司的元年,在这方面我们静悄悄铺了30多家公司,这方面布局最多的是我们和红杉。整个企业服务链里面从人力资源、CRM、ERP、到云端各种各样的企业,我们都在布局,而且在深挖。我们有专人小组,四个人的同事只做这个,其它什么都不做。我们投了友盟、七牛等将近十家很好的公司,非常看好他们的商业模式。先打应用开发小公司,再打终端用户,我觉得发展非常好。当然,对语音不能太评论。

曹学武提问:云计算呢?

张颖:看好。今年是企业服务的元年。很多公司在融资。大家在新闻上听到的会很吃惊。这点我坚信,我们开过企业服务公司的内部交流会,系统性邀请过国外做数据分析、企业服务的技术大拿。很期待。

邓志腾提问:今年手游的整个产业链,融天使和A轮的情况是什么样子?从手游发行到中间的环节。

张颖:游戏不被美国市场认可。完美、畅游的PE都是冰火两重天。我们自己有投资的逻辑,比如说优质团队,之前操盘的经验,估值的天花板等。但我们也投了很多,有一个多亿以上的利润,有的发展也很好,有四五亿利润的。有几百万、几千万利润的游戏公司。游戏永远是一个中国人的特色,商业化变现的一个很重要的市场,一直会延续。

但我们投游戏,我给自己的团队打80分以上。游戏蛮难投的。它是一个暴利的行业,从主测到产品、技术、IP市场的变化,让这个团队的分裂特别容易。人特别膨胀。赚了钱之后,人生百态就出来了。一个游戏公司很难长远、健康的、团队稳定的持续发展下去。当然也有,但比较少。

在这方面我们坚决顺着自己当初的投资逻辑,情愿稍微保守一点,不见到正确的公司我们不投。总体来说我觉得还是看好的。手游依然是很多A股上市公司想要做到利润保护的一个绝佳标地。

匿名私董提问:我一个非常好的朋友要参与到我们的项目里面来。这个项目计划在2016年底完成税前一个亿的毛利,商业模式跟他沟通过,他也基本认可。他愿意投入一部分资金。金额大约是五千万左右。一千万随时可以到。我当时回答说考虑一下,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出方案,怎么样公平。

张颖:他不是一个严谨、专业的投资人。他有可能对行业比较了解,或者有一定的战略价值。这种要特别小心。这个五千万,当他是一千万,只考虑第一笔的钱占我多少股份,其他的免谈。你跟他说的收入,这里面也有高度的弹性,有可能做的很高,有可能做的很低。你现在把问题变的简单化,你给我一千万,我现在给你变更多少股份。

我有两个观点,任何能把自己控股权放弃的创业者,我们绝不会投资。因为我觉得你绝对做不大。所有的创业者,不管是谁,刘强东、马云、李彦宏、马化腾,他们在创业的路上,哪怕刚开始的时候对股权不太重视和不太了解,发展的过程中会快速的调整,对股权无比的重视。

如果你被人家控股,你有意识把控股权拿回来,我觉得可以投资。如果有人不重视这件事,我觉得就是不靠谱。因为没控股权,你就不能保证公司稳定的发展,就是放屁,没有思考。或者说没到这个境界,你要想办法把之前的错纠正过来。

跟不专业的投资人打交道,要保护自己。

DK提问:一个团队,某个名人投的四个人,一人25%。听起来很不靠谱。但我接触了一个星期,这四个人特别给力。

张颖:我自己觉得在中国要把一个事情做成了,七分专制,三分民主。某种程度上,我是认创始人占很高比例,剩下两三个人占一定比例,大家一起去发展。这样子他有说话权。在公司重大决策时,以民主的方法收集大家的意见讨论,自己拍板。

如果四个创始人都拿同样的股份,我自己觉得在中国这类公司输掉的概率远远大于胜的概率。虽然每个人拿25%的股份,里面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精神领袖,我拿的股份跟你一样,真正决策的时候大家都知道那个人是决策者,这样的公司平等的股份就没有那么重要。

但总的来说,总结一句,我们不会投一家我不知道谁是精神领袖的公司。

一个公司我自己做投资,基本上我就跟一个人打交道。而且一些公司一两年了,我就在公司认识两三个人,这是个人的风格。我不认可有些VC巴不得认识这个公司三到四十个,总监级别的人都会跟他有两三个小时深度的讨论。我觉得当你看的太细的时候,反而有问题。

我们是投资人,我们是靠创始人吃饭的,我们投钱后靠边站。让他们自己发展,自己改正错误,需要我们帮忙的时候出现。我在公司经常跟同事说,我们尽量去帮忙,但记住一句话,天助自助者,他越给力我越帮忙。如果我帮忙他不给力,就全盘放弃,一分钟不花。要知道你那个钱已经扔出去了,是沉默成本,就可以拜拜这笔钱了,把所有钱和精力花在给力的公司上。

我觉得这三四年我们发展的比较好。我们要求团队,尊重创业者,不添乱。这个比例占多少呢?80%,这个理念是我们合伙人的理念,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公司任何一个牛逼的人走掉,对大的平台不会有任何影响。

尊重是非常空洞的词,细节上怎么处理呢?经纬每年收两万个商业计划书,四千多个面对面的开会,最后去年投八九十家公司。也就是说99%点几的创业者,我们都要拒绝。你要把细节处理好,让人家舒服,让人家真正明白。可能花这一分钟,对方觉得你是傻逼机构。但未来创业者也许能想通,这个基金至少没有拖我,它给了我一个快速的决策,给我靠谱的建议。

匿名私董提问:A股上市公司投资的时候,涉及到股权和债权的产业基金,这几种方式怎么样好?

张颖:煤老板的钱都可以拿。只要想清楚,有合适条款保护自己。在客气、温顺、强势的前提下,不占我大股,有一个强悍的团队,我能平衡各种各样的关系,谁的钱都可以拿。这是大而全。你要考虑国有企业,比如说拿到国企的钱,它还要参与审计、评估,有各种各样的连带细节。但是总的来说,你要先了解自己,知道自己的能耐,再去拿适合自己的钱。

房青林提问:2B和2C的问题。举个例子,给幼儿园做SAAS,提升它的服务和品质。再开始做2C的市场。

张颖:最终看你的执行。我们深度的看过一个案子,本来他是自己想在一个垂直的市场去通过小巴和中巴做切入点,获取流量,未来再去做大。聊完之后在他的城市里面开始研究,小巴和中巴的软件系统,把企业送人的小巴、大巴预订系统吸入进来再考虑是不是颠覆掉他们,再去2C。这样也可以。

今天你可以这么理解,中国是一个圆桌,流量都被瓜分的差不多了。是不是,两三年来有一家公司硬生生卡进去,占一点点流量,在挣扎、扩容,和京东、阿里博弈。比如说,陌陌现在MAU已经8000万了,如果往1亿、2亿、3亿MAU走的话,这是非常大的流量入口。每一家在想,我怎么切入流量,其中一个方法是2B,然后再2C。

我们投了一家公司是做室内定位高效服务商。以前它是卖设备,通过商场里面wifi快速的吸取进来,可以精准的用APP定位,三楼到五楼哪一家店等等,签了机场和万达,本来做2B的业务。

后来自己铺自己的网络,快速的在巨头反应过来之前把网络铺出来,我自己能获取流量,有一天和BAT叫板,在这一块尝试一些2C的东西,因为流量是我的。你进入到一个商场里,如果我能把中国的很大人群笼络下来,他们又比较靠近消费,当然里面有很多人是看电影、吃饭的,也有消费的,人群一大,公司就有价值了。

但他从之前有销售、有利润,快速的变到了没有收入,就开始铺网络了。

廖鸿宇提问:我做家用机器人。现在比较热的是空中机器人和工业机器人。您怎么看待这个行业?第二个问题是我本来想做带视觉的家用机器人,我的优势是我的视觉传感器比较好。视觉家用机器人,可以是吸尘器或者是家用陪伴,管理类的。你觉得是做成品还是专攻传感器比较好?

张颖:说一下我的逻辑。完全看团队配置,如果你现在的团队是更加技术导向,有很强的技术壁垒,同时可以做很多行业的智能硬件或者是机器人。或者,我们这个团队是非常综合的,有技术、运营、市场营销能力的人,是不是我自己应该做重度垂直。我们现在越来越对有技术壁垒的公司感兴趣,这个节点已经到了。经纬要花更多的时间去探讨2C、APP之外的市场。机器人我觉得肯定是一个要关注的东西,但是工业、家用还是技术提供商,我也说不太清楚。

反过来说如果你只提供技术给别人,最终我觉得还是要在一定的规模和壁垒情况下,重新杀回自己做机器人,2C。但是这条路怎么走,是不是我服务了很多其他人之后能提高我的壁垒,让我自己杀回去的优势提高,我也回答不了。

( 文章转自孕峰的微信公众账号 程苓峰,中国媒体业新锐人物,推荐关注)

发表评论,文明发言,遵守法律法规一律通过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IT创客 IT创客 0

      我们不会投一家我不知道谁是精神领袖的公司,这句话说的很赞!一个团队和一个公司应该有一个精神领袖 :idea: